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前沿观点
我为什么关注“新型城镇化”?
——《新京报》王志纲“第三只眼睛看中国”专栏之一
王志纲 2013-06-06

编者按】新型城镇化推进举国关注,作为具备近二十年区域经济研究和市场实操经验的民间智库,从宏观、中观到微观都有深度介入的王志纲工作室,具有难得的第三方视角和独特发言权。自2013年6月起,王志纲工作室战略研究院院长王志纲应邀在《新京报》开设专栏——“第三只眼睛看中国”。未来工作室将通过系列专栏文章,就“长期与短期、近郊与远郊、大城市群与小城镇”等十大问题对新型城镇化进行探讨。


6月1日,系列专栏文章的开篇——《我为什么关注“新型城镇化”》已在《新京报》评论周刊刊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逢周六,工作室将有专栏文章发表在《新京报》评论周刊上,敬请关注!


【正文】


新型城镇化未来到底什么样,今天很难预料,因为它不只是投多少钱,多少人进城的问题,更涉及这次变革在多大程度上调整利益分配格局,多大程度上释放人的潜力。


新型城镇化既是今天中国的热点问题,也是焦点问题,国内与国外、城市与农村、政府与市场、空间与时间等矛盾都在这里汇集。表面上风光无限,底下暗流汹涌。


险滩过不好就是炸坝泄洪


随便举出几个来都是险滩:比如户籍,都说户籍不是好东西,不改不行,但是如果产业、资源各种要素配置不改变,取消户籍就不是开闸泄洪,而是炸坝泄洪,谁能承受?比如人们都在批评土地财政,但是少有人能真正说清楚形成这一机制的根本逻辑是什么?是分税制,还是为吸引投资而对资本做出的补贴?替代的途径是什么?是房产税吗?国外形成房产税的背景和运作环境又是怎样?再比如新兴产业,当然应该振兴,但是如果全国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在振兴那几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这现实吗?


【“入海口”再也摸不着石头】


我们面临又一次“摸着石头过河”,而这一次情况更复杂。如果说过去还是在长江里行船,那么今天已经来到了入海口,迎面吹来大海风。全球化、信息化浪潮已经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深地影响着我们。过去可以凭直觉、凭经验,今天则必须要全球定位,不完成这个转换,我们就还在用小舢板的思维驾船出海,抵御不了大风大浪。


【我为什么关注新型城镇化】


新的思路是什么,角度不同,观点也不同。农民有农民的利益,资本有资本的取向,不同地方不同阶段关注点也不同。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注定是趟浑水,但为什么还要来趟一趟呢?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处境,每个人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今天的中国就像黄河壶口一样,气势磅礴,虽泥沙俱下,各种矛盾冲突不断,但也充满了活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关注、参与并思考这些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当记者的时候,东南西北大抽样,调研中国走势,当时的矛盾如何一步步演变成今天的矛盾?九十年代我们成立研究机构至今,也多半是在城市化领域,参与了很多有代表性的项目。这些项目学习者众,学成者少。因为做事讲究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容易看到的是结果,不容易看懂的是规律和过程。


【他们的成功与我们的十大问题】


城镇化也是一样,国内外都有成功的案例,但他们的成功不是你的成功。我们都听过刻舟求剑的故事,要避免这样的结局只能动态地把握矛盾关系。结合这些年实践,我想谈谈十个方面的问题:长期与短期、近郊与远郊、大城市群与小城镇、土地模式与金融模式、产业选择与城镇、现代农业与城镇、信息化与城镇化、全球化与城镇化、中央与地方、政府与企业。


这些问题不一定全面,但是对于操作者来说非常重要。各个地方资源不同,条件不同,适用的道路也不同,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只能靠自己对这些关系的理解去探索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逼出来的改革”需要百花齐放的探索】


回顾改革开放的过程,我觉得说到底不过几句话“逼出来的改革、摸出来的市场、放出来的活力”,是从上到下的方向认同和从下到上的探索实践相结合走出来的道路,最开始并不清楚会走多远。新型城镇化也是一样,未来到底什么样今天很难预料,因为它不只是投多少钱,多少人进城的问题,更涉及这次变革在多大程度上调整利益分配格局,多大程度上释放人的潜力。


这注定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探索过程,如果接下来的这些文章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也就无愧于时代给我们的诸多机会了。


链接

新京报》王志纲专栏之二:《人的城镇化是一个长期过程

论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十大关系——王志纲工作室战略研究院“星河沙龙”侧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