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对话
王志纲:一个市长的三中全会观
shuwon 2013-11-07

【编者按】:2013年10月26日,王志纲受长三角某市市长之邀前往考察当地城市发展状况,为该市探寻战略突破之道。

一位是足迹踏遍中国的知名战略咨询专家;一位是有着丰富基层执政经验的政府官员。恰逢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两人的话题自然也围绕中国未来政治经济格局的改革。

现将本次谈话的精彩片段节选如下分享:

 

王志纲: 中国这个国家的改革需要渐变。这一届三中全会肯定要在市场经济改革上有所突破。下一步整个中央的考核机制都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GDP挂帅已经变了。

市长:我觉得跟李克强的理解能力有关系。

王志纲:对,李克强这个人的智商和能力很强。

市长:我是很长一段时间在共青团工作,他曾是我的第一书记。我感觉到历任这么多团中央书记,他最厉害。他那个时候他就提出,共青团干什么?两大工程:“跨世纪青年人才工程”和“跨世纪青年文明工程”。共青团别到主战场上去,是敲边鼓的。

王志纲:干部还是要有一个基层经验,比如说汪洋这个官当得还是不错的,我挺喜欢汪洋的。他比较轻松真实,这虽然可能会吃些亏,比如说不善于藏拙,但是他接地气,因为有的官僚他不接地气,他这地气一接他就不会出大问题,像包括广东那个乌坎镇事件,他处理的很好,这跟他接地气有关系,不接地气就会恐惧,就要派军队要镇压了,那非出大问题不可。

 

王志纲:国务院发展中心那个改革方案,是网上的方案,还是官方正式的文件?

市长:不是正式的,但是我这个渠道还是靠谱的。

原来很多我们想的问题,都会在三中全会上谈。类似农村土地的确权和流转,都是可以探索的。当大多数人民都成为既得利益者的时候,改革也就会水到渠成了。

总体原则是按照事权和财权对等来做。他现在把这个国民基础保障,司法、海事、食品药品安全等,全部是中央的责任。

王志纲:教育呢?

市长:九年义务教育按照三金投入,全部是中央的,属于国民基础保障。就拿我们当地来说,光这一项,我们可能就要节省十多个亿以上。

王志纲:医疗呢?

市长:医疗也在国民基础保障包里边了。医疗将来有一个社保卡,就取代户籍证和户籍制度了,把养老、医疗、低保全集成在一张卡上。我们现在已经在做了,已经在信息采集了,现在都开始并轨了。

王志纲:现在地方债务这块怎么处理?

市长:地方债务它建立预警机制。

地方原来是土地财政,现在要搞土地基金制。基金的钱是你的,但是你当期不能用完。以后地方税种主体就是房产税、不动产税。农民土地确权以后,土地就可以流转了。通货膨胀就可以逐渐消化了。农民土地确权我们现在也正在做,根据上一轮的承包来做。以后可以抵押、可以贷款、可以流转、可以上市场?只要性质不变就行。

允许发地方债也是一种可能。反正你卖土地,进不了财政了。以后就是地方可以发债,然后个人投资和社保、养老等公共基金投资。十三亿人每人一张卡,靠投资增值的钱来提高国民基础保障,一下子这么大红包就能给到最穷的农民了,再加上土地确权,社会保障中央财政保障之后,他们的心理预期不一样。随着社会财富的不断增长,收入和幸福感肯定也是上升的。那你说全体公民是不要感谢共产党?

王志纲:三中全会政策出来以后,国家有能力解决房地产暴涨的问题?

市长:我认为完全有这个能力,但是要分步走。

第一,政府你当期的地当期不能使用。原来当市长只能卖地,没有其他出路。工业这一块有行业风险,而且量很小。一年真正可以刚性支出也没有多少;第二,农民的宅基地也非常重要。宅基地如果可以流转进入市场,这个土地量就大了。那可能就会反城市化。到城里来干什么么?农村的空气、阳光,还有童年的记忆,那我为什么不到乡下去?农民土地可以流转,房子还可以抵押贷款。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基本上拆迁都发财了;第三,就是现在要征收不动产税,现在正在试点。一下子就把你的消费习惯打破了。这些东西,不能一步到位。首先解决一个方向。但是三中全会以后,反方向的事情就不能做了。

所以,可能三中全会以后会有大的变革。受王老师启发,三中全会以后,外部环境也在发生变化,我们也要做一些生态文明建设,搞一些健康产业。


市长:昨天我有一个老领导来看,他讲县域这个版块最重要,县级以上,都是讨论和指导。“上面千头线,下面一根针”,要转成实践,最关键的作用就是县一级平台。

王志纲:现在还有个问题,这个冗员过剩。十三亿人,6000万公职人员,太可怕了。我觉得应该是中央、省和县三级完全够了,地市级最好要撤掉。

市长:对,地市级真没有用。就我们来说,现在财政都直接对省里,书记和市长是省里任命,除了行政人事权,我跟大市没有一分钱关联,整个省里都是这样。

市长: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也即将出台一个狠招。规定时间内,比如五天不批复,就视作同意,意味着自动生效。这样,官场的吃拿卡要和行政效率地下也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

王志纲:我发现现在“扰官现象”也很严重。

我那天算了一下,坐镇的四套班子(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再算上什么无党派、巡视组、调研组。我们国家厅级以上干部,算上享受同等待遇的事业单位,至少有几十万。这些人中的随便一个,哪怕是省里哪个厅的调研员,到了你这个地方你都得陪。

我给你讲个笑话。前些年,海南省省长调任省委书记,请我帮助其做省域发展战略。那天晚上我从美国赶回来,从下午四点钟开始等,秘书依次来报,先是说,出来了马上就到,后来说不行了,中央来了常委,又赶回去了;再临时派了一个副书记过来,说马上就到,几分钟后说回去了,说是要临时接待十几个老干部,都是曾经的常委;最后来一个常务副省长,代表书记来请我吃饭,一进餐厅,我当时就觉得哭笑不得,共有五拨不认识的人一起吃,后来我才理解他要同时照顾这五拨客人。本来是很认真的探讨国际旅游岛的合作,最后就成了这个老兄长袖善舞,官话套话的过场。我当天就打道回府了,后来他们再请我,我也不去了。

市长:像我们这种官场生态里边的,就是心累,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分钟在哪里。北京经常来一个一票否决,什么叫一票否决?上面一碰是高压线,下边一摸是底线。凡是按规定来做的事,肯定是做不成的,但是你必须要做成,那就开始到处打擦边球,这边一个高压线,那边一个底线,就像是走钢丝,掉下来就完蛋了。

 

【观点精选】


1、总体原则是按照事权和财权对等来做。把国民基础保障,司法、海事、义务教育、食品药品安全等,全部是中央的责任。


2、地方原来是土地财政,现在要搞土地基金制。基金的钱是你的,但是你当期不能用完。以后地方税种主体就是房产税、不动产税。农民土地确权以后,土地就可以流转了。


3、允许发地方债。卖土地,进不了财政了。地方可以发债,然后个人投资和社保、养老等公共基金投资。十三亿人每人一张卡,靠投资增值的钱来提高国民基础保障。


链接:

未来商机 ——王志纲在某高新区的内部讲话

生死抉择——王志纲纵论企业战略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