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演讲
中国,不着急!——王志纲谈新型城镇化
王志纲工作室 2014-07-01

【编者按】“2014年新型城镇化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暨中国新型城镇化高峰论坛”于621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举行,王志纲应邀出席本次高峰论坛并担任主讲嘉宾,此文根据王志纲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从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新型城镇化”概念,到年初颁布《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前后已经两年多时间。既没有成型的模式,也缺少可供示范的案例;媒体开了无数次研讨会,专家们说了无数观点,连名牌大学的总裁班们,都借这个名堂开课挣了不少钱。到如今,缺的就是行动。我们不竟要问,新型城镇化到底怎么啦?


作为一家民间智库,王志纲工作室为中国城镇化问道探路的研究与实践,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我们参与了包括多种类型的城镇化项目策划与研究:如大城市体系里的小城镇发展模式;具有特色产业集群的小城镇发展模式,拥有独特人文历史、自然景观资源的小城镇发展模式,占据独特交通枢纽或区位优势的城镇发展模式。甚至沿边开放、以及省际交界“三不管”地带的小城镇发展模式等等,十年来,我们积累了上100个案例。


在对中国小城镇进行深入、细致、广泛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城镇化”和“城市化”,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其内在发展规律、成长路径却是具有本质区别的。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和企业,意识不足,还一直以做城市化的思维与行为惯性,面对新型城镇化的课题,这种可怕的惯性,无疑让他们在新型城镇化这条路上,举目找不着北,举步踩不着地。


“高大上”+“短平快”——新型城镇化之大忌


城市化时代的不少地方政府之作为,概括起来是“高大上”。第一要有概念;第二要有指标和数字;第三要有形象工程。有了这三点,工作有政绩,领导好升官。而以地产企业在城市化运动中的投资要诀,概括起来也是三个字:“短平快”,第一周期要短;第二模式要简单;第三利润要高。不幸的是,无论“高大上”还是“短平快”,与中小城镇发展规律根本上是南辕北辙。


中国无数形态各异的中小城镇,自有其珍贵而独特的文化底蕴、生态宝藏和产业传承。我们要理解它们的发展逻辑,首先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如果说城市化有如一个壮汉强筋健体的过程,那么城镇化就象一个少女从体态初具,到眉清目秀;从初学红妆,到秀外慧中的培育调教之路。不明此道,急于求成的行为,就象是把一个清纯少女送进血汗工厂,甚至推进夜总会一样残酷。中国城市化的历程,被发展商们称之为“黄金十年”,最大的破坏在于对生态环境、对历史文化资源,对道德伦理毁灭性的扫荡。如果政府“高大上”,企业“短平快”一哄而上,对于脆弱的中小城镇,这种毁灭只须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其损失往往无法逆转。


“养姑娘”,而不是“卖猪崽”


金融风暴后,房企潮水般涌入——进军三四线,到2012年潮水般退出——回归一二线,留下一地鸡毛,无数烂摊子。究其原因,无一例外——这些房企用的都是“卖猪崽”的模式,“短平快”的打法。所到之处,所置之业,对于他们来说,无非是把“猪崽”养到多大,能卖多少钱而已。


中国的城镇化之路,最值得学习的是台湾。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产业外移,令台湾人意识那些移不走的东西,才是根本——中小城镇和乡村的价值由此得以重估。政府、企业和原著民共同努力,导入现代服务业,推动乡镇文化的现代化,精细化培育传统产业升级转型。到现在用了十多年时间,台湾那些原本姿色平常的乡镇,一村一品,一镇一特,千姿百态,争奇斗妍,共同营造出一个泛亚太区域一流的文化旅游目的地。我相信,未来台湾的小镇乡村,会象我们去过的那些欧美小镇一样,经过一代代人的精心雕硺,成为持续吸引国际消费的国色天香,成为造福投资者和原著民的世代珍藏。


十多年前,我们以这种养姑娘,而不是卖猪崽的理念,策划了廊坊的区域战略策划与华夏幸福基业的第一个产业园项目——固安工业园,策划了丽江旅游发展战略与丽江祥和丽城,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地方政府和企业,静得下心,沉得住气,坚守十年,终成大器。


做内容,而不能仅仅是搭框架


一说新型城镇化,就是规划新区、园区、楼盘……这种只管搭框架,不管做内容的玩法,已经过时,而且贻害一方。我认为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做内容。根本性的内容,体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个内容是我们经常说的“找魂”。为城镇的发展找到植根其历史文化,符合其特色资源,体现其持续发展价值的战略定位,以及为之度身定制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策略。第二个内容是产业导入。小城镇的产业发展,必须从其传统产业入手,寻求升级转型之道。这其中,现代服务业的导入特别重要。第三个内容是人。包括原著民的观念提升与社会保障,以及对产业人群、消费人群的持续引导与维护。第四个内容是文化传承与创新。小城镇往往保留着独特的传统地域文化,如何在保护发扬的同时,使之逐步与现代人群的审美需求相对接,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第五个内容是机制。要建立一整套适应于新型城镇化的政府运营机制,保障其运营模式和成果的可持续性;同时也要探索政企协作的全新机制,既保障企业的短中长期投资效益,又防止竭泽而渔的开发方式造成的恶果。


企业进入新型城镇化的六个忠告


对于那些能够以“养姑娘”的心态,“做内容”的导向,投资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企业,我们积十多年经验,有一些忠告,供大家参考。


一是明格局。要对中国中小城镇的认知和评估,要有动态、多元的系统性分析。我曾说中国就象一条巨轮,船头已经进入信息时代,船身保持在工业时代,还有一个巨大的船尾停留在农耕时代。以此观之,中国的中小城镇,日益呈现出多种差异化的特征,有着不同的发展模式。同等规模的城镇,几年之后,其发展水平会大大分化。在今年4月份工作室自办的“2014民营企业发展趋势研讨会”上,我们曾研究总结了值得投资者高度关注的若干类型中小城镇,以及新型城镇化的若干重大商机,有机会,希望与大家分享。


二是看大势。应高度重视方兴未艾的“逆城市化”浪潮。近几年来,城市需要乡村、享受乡村,以至回归乡村、奉献乡村的热潮,推动了对小城镇、对乡村资源的价值重估。巨大的投资与消费机会在未来几年将得到充分展现。许多龙头企业率先布局现代农业,就是很好的启示。


三是定角色。应充分考虑作为“新城镇运营商”与“产业运营商”这样的运营模式。这是新型城镇化过程中最有战略价值的角色。站在这样的位置上,你才可能有长远的思考,才可能算大账,才会有足够的胸襟,下一盘足够大的棋。


四是找定位。一定要为自己找到一个独到而可持续的战略定位。你想做长线,你想深度开发,但有很多人并不那么想。甚至对你招商引资时拍胸口打包票,拍肩膀称兄弟的政府领导,也未必容忍你的长线投资,短期效益不明显。特别是中国是一个有足够的能力一涌而上,三五年间把一个朝阳产业做成夕阳产业的国家,你需要一个独到的,值得坚守的,并有可持续保障的“自留地”。


五是开模具。第一个投资阶段是为未来的扩张找到可以高效复制的“战略性产品”。这个产品既要为用户创造极致性的体验,又要有合理的营利能力,还要有针对特定城镇市场的可复制性。因此,要以战略研发的力度投入首发产品的研究,避免以经验和惯性替代创造性研究。


六是要坚守。中国是一个变局太多,诱惑太多,风险太多的市场。而新型城镇化是一条持续投入,长远回报的道路。有句老话用在这里特别合适——伟大是熬出来的!


有人以为新型城镇化对发展商来说,是继大中型城市扩张结束后的又一块巨大的蛋糕,只是找不到切它的刀。我认为种观点还是延习自“可怕的惯性”。恰恰相反,我认为新型城镇化投资周期长,中短期回报有限。并不适宜把“短平快”奉为投资圣经的地产企业进入。


以上概而要之,就是两句话:


第一,中国已经进入转型期,城镇化前面才会“新型”二字,这意味着原有的习惯和模式不得不发生改变。


第二,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面对新型城镇化这个新课题,我最想说的是:中国,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