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前沿观点
并购改变:国家、城市和企业
王志纲工作室 2014-09-10
 并购改变国家:中国高铁的故事

 

中国进入到新全球化时代。这个时代最鲜明的特征,就是中国正在从全球产业转移中心,向全球技术转移中心和全球新兴市场中心转变。

 

近年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风起云涌。

 

这表明,在席卷而来的第六次全球并购浪潮中,中国凭借巨大的国内市场和充足的资本积累,已经成为了本次浪潮的主导者。

 

在这里,我们讲中国高铁的并购故事,来解析国际并购是如何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

 

2013年底开始,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一系列出访活动中,频频向外国领导人推销中国高铁。

李克强更是多次高调表示:“中国高铁技术装备成熟,施工经验丰富,竞争优势明显,完全能够适应各国情况,满足市场需求。”

 

中国高铁发展速度很快,目前中国高铁里程达到一万公里,位居全球第一。应该说,中国高铁的崛起是我国制造业异军突起的典型代表,高铁已经成为中国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重要产业。

那么,中国高铁凭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呢?

答案是:跨国技术并购。

 

在十年前,中国的高铁技术和其它众多高新技术一样,远远落后于美、德、日、法等发达国家。中国想要在短期之内,通过自主研发并掌握这一高端技术几乎不可能,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和资源。于是中国制定了“引进先进技术,联合设计生产,打造中国品牌”的战略决策。为此,铁道部在进行动车采购招标时,明确向投标的国外企业提出三大要求:第一,价格优惠合理;第二,关键技术转移;第三,使用中国品牌。其中,技术转让是中方与外方合作中最为关键的要素。

 

从拥有先进高铁技术的国外企业角度来看,技术固然是很重要的企业利益,但中国的大市场更让人垂涎。特别是当这些企业其本国的高铁市场趋于饱和之后,他们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市场空间和新的业务增长点,而中国就是这样的大市场。

 

在利弊权衡之下,外国企业与我们达成了合作:南车旗下的青岛四方公司与日本川崎合作,由四方公司收购了川崎的高铁技术;而北车旗下的长春客车和唐山车辆股份,分别与法国阿尔斯通和德国西门子合作,并通过收购获得了对方的关键技术。同时,中国企业在承接技术转移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入的自主研发,获得了大量专利技术。今天,中国高铁成为了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行业:中国的高铁高端技术全球最优,高铁综合建设成本全球最低,高铁的国际竞争实力全球最强。

 

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一直以来以“市场换技术”的道路走得异常艰难。比如我国的汽车产业,航天科技产业等,都是在我们把市场拱手让给了国外公司之后,核心技术没有换来,更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国际竞争力。中国只是制造大国,远远不是技术大国。但中国高铁却冲破了这个怪圈,成为中国以“市场换技术”的成功典范。高铁通过技术并购的方式,不仅换来了先进的技术,还换来了自主创新。技术并购让中国高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缩短了至少30年的发展时间。

 

未来,中国要培养一大批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和行业,国际并购是值得采用战略。

 

并购改变城市:大庆并购沃尔沃的故事

 

国际并购是中国企业获得全球先进技术的重要手段,也是国外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有效路径。

 

通过国际并购,将全球资源与中国相关产业对接并有效重组,无疑将大幅提升企业与产业价值,从而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在这里,我们讲大庆市支持吉利并购沃尔沃的故事,来解析国际并购是如何推动城市转型升级的。

 

大庆,是一座因石油而兴的城市,是全国最大的油田和重要的石油化工基地,被誉为“共和国的加油机”。但随着石油资源的逐渐枯竭,大庆市急需通过培育接续产业推动城市转型,从而摆脱对资源的过度依赖。

 

汽车产业已成为中国重要的支柱产业,有着巨大的市场和发展前景,并且产业集聚效应明显。大庆一直以来都将汽车产业作为产业导入的重点方向之一。为此,大庆招商部门与国内多家汽车企业都进行过接触,希望在大庆建设汽车生产基地,这其中也包括吉利。

 

但令人意外的是,大庆最终导入汽车产业的方式,并非通过传统的给土地、免税收、给补贴等优惠政策吸引企业落户,而是在吉利并购沃尔沃的关键时刻,大庆国资公司果断出资30多亿人民币与吉利共同收购沃尔沃,成为了沃尔沃的股东,最终实现产业导入。

 

2010年,吉利联合大庆国资公司宣布,以1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沃尔沃公司100%的股权。2011年,沃尔沃宣布在大庆投资建设整车生产厂。

 

按照规划,沃尔沃大庆项目一期(到2017年)规划产能8万辆,总投资45.6亿元;二期规划产能30万辆,固定资产总投资超过200亿元。该项目全部达产后,大庆汽车销售收入超1000亿元,实现利税150亿元,解决6000人就业。而按照汽车产业自身的发展规律,围绕一个整车制造企业,将聚集二三十家零部件装配企业,同时还有上百家的为零部件配套的企业。

 

按保守估计,大庆沃尔沃项目的1000亿销售,将带动配套产业的3000亿产值,等于是再造了一个大庆。

 

如中国高铁的故事里所述,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也一直以遵循“市场换技术”传统发展思路。尽管我们频频与外资汽车企业合作,但最终的结果是我们让出了巨大的汽车市场,却没能换到核心技术。而吉利对沃尔沃的收购,是一场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全方位收购。这个瑞典老牌汽车企业的全部核心技术,将为我所有,并为我所用。

 

而对于大庆这座急需导入接续产业,实现产业结构调整的城市来说,通过入股吉利并购沃尔沃,实现了从“石油城”向“汽车城”的转型,完成了一个资源型城市的“惊险的一跳”。

 

中国城市经济发展,正在从简单的招商引资模式走向自主创新和国际并购双轮驱动的模式。掌握国际并购的手段,制定产业和城市的国际化战略,组建国际并购产业扶持基金,将是推动城市与区域经济转型的重要内容。

 

目前,大庆已与王志纲工作室达成了开展专用汽车、大型客车和石油化工产业的国际并购服务意向。

 

并购改变企业:伊之密借船出海的故事

 

对于中国许多政府和中小企业来说,国际并购还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命题。

 

怎样利用国际并购,提升国家、城市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各地政府领导和企业家都需要了解和掌握的基本能力。

 

在这里,我们讲顺德市政府推动企业的并购故事,来解析国际并购是如何推动企业转型升级的。

 

中国制造业中的绝大部分企业,都处于产业链的低端部分。他们上一轮在全球产业向中国转移的大趋势下,凭借廉价的要素优势发展起来。

 

但未来随着中国要素成本的上升,他们要么被淘汰,要么转型升级,往微笑曲线的两端跃升。

而跨国技术并购,将是实现企业竞争力全面提升的重要路径。广东伊之密精密机械公司就是一个通过跨国技术并购,成功借船出海的企业。

 

伊之密成立于2002年,本来是顺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机械装备企业,主营产品是压铸机。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占领了国内市场份额的10%,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并开始寻求国际化发展。

 

这时候,远在美国机械制造企业HPM,虽然拥有130年悠久历史,并且在美国压铸机排名第二,但由于在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中受创严重,以致于一部分工厂被迫关闭,并在2010年终于决定对旗下资产进行拍卖。

 

于是伊之密将HPM作为并购对象,并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于2011年初,以30万美元代价成功收购HPM的全部知识产权。从此开启了伊之密的全球化发展之路。

 

伊之密并购HPM知识产权能够顺利实施,也得益于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顺德区政府多次出台政策,大力支持中小企业海外并购,其中包括给予并购额20%的补贴等。

 

伊之密在顺德政府的支持下,拍下顺德科技园9万多平米的土地,用于投资开发HPM相关机型和配套的工业自动化设备,以获得最大的并购成效。

 

在收购完成之后,伊之密的竞争力实现了全面提升,具体表现为三大升级:

 

第一,技术升级。

提升了产品的附加值。伊之密国内的产品侧重于机械部分,但软性的控制系统技术能力不足,往往需要向日本,德国等企业购买控制系统。但系统购买之后,在系统升级上产生了诸多的不便。伊之密通过直接购买HPM的知识产权,并消化转化为自己的产品,使得产品竞争力大幅提升。其产品的销售价格从16万升到54万。

 

第二,市场升级。

扩大产品销售市场范围。一方面,在伊之密的支持下以HPM品牌,延续了其在北美市场的市场占有率,挽救了HPM。另一方面,伊之密自有品牌的三大机型利用HPM原有的销售去到,已行销至南美、大洋洲、东欧、非洲等区域,实现了国际化。

 

第三,能力升级。

提升管理,人才,技术,品牌,渠道等综合竞争能力;其预计在2015年,规模突破20亿,三大主要机型占据国内前三,并完成全球经营系统的建设,成为真正有实力的国际化企业。

国际并购给企业带来的收获,无法用财务数据来简单衡量。也为区域转型探索出一条全新的路径。目前,王志纲工作室正在与顺德区政府合作,推动中小企业通过国际并购实现企业转型。

 

结束语:在下一个30年里,我们的政府和企业家如果不能树立国际化的理念,掌握国际并购这样的资本工具并付之于行动,再没有自主创新的技术研发能力,那么,被中国新全球化时代所淘汰和抛弃就是必然的结果。

时代既呼唤弄潮儿,也淘汰落伍者。这就是市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