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前沿观点
第三波创业浪潮袭来,你准备好了吗?
王志纲工作室 2015-06-03
【编者按】中国正在迎来一次全民创业浪潮,这场浪潮的力度和规模比起改革开放之初的创业潮,以及90年代初的下海潮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既有全球经济格局演变的诉求驱动,又有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需求驱动;在信息技术革命更加深入的推动下,在各级政府不遗余力地支持推动下,这股浪潮正在愈演愈烈。很多创业者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卷入其中。抓住这一时机学会游泳本领,才能在这一浪潮中游得更远。你准备好了吗?


一、风起云涌,中国迎来三次创业大潮

起于2015年“两会”的大众创业,表面看来是由中央政府力推的创业新时代,其根本动因是中国经济转型和全球创业盛行。将之放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上来考量,这一次的大众创业在规模和范围上意义重大。

如果把眼光放到30年甚至更长,我们不难发现,这种创业浪潮曾经在中国出现过两次,其中不仅诞生了诸如任正非、马云这样的商业巨子,更孕育出了推动中国经济的市场力量——民营经济。

最先创造历史的是一群农民,道理特别容易理解,因为不创业、没活路。

80年代,由于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带来大量农村劳动力的过剩,“双轨制”体制优势和“市场短缺”的市场需求,使得许多农民走上自发创业路,形成中国了第一次大众创业潮。这次创业潮产生了占有“三分天下”地位的乡镇经济,并诞生像美的、格兰仕、碧桂园、万向集团这样的乡镇企业。

随后登上历史舞台的,我们常常称之为“92派”。


1992年小平南巡,在未来改革方向明确后,很多政治嗅觉灵敏的体制内精英们看到了机会,引发政府机构、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里的大批知识分子下海创业,第二次精英创业潮由此发端。

与农民创业者相比,精英创业者有更开阔视野、有更丰富的资源人脉、有更坚实的知识基础,取得的成就也更为人瞩目。功成名就者被称之为“92派”,产生像泰康人寿、万通地产、复星集团等一批优秀企业。

可以看出,前两次创业的主体终究只是一部分人群,而大众创业的“第三次浪潮”在规模和范围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王志纲工作室认为,“第三次浪潮”具有三大独有的特征。

1、全球性创业

这次创业潮与全球创业创新超级吻合。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技术革命催生空前的全球创业浪潮,美国的IOT(Internet Of Things)、德国的工业4.0,中国的互联网+,都成为推动国家经济复苏、崛起和转型的新动力。可以看出,中国是全球创业的重要地区。

2、创新性创业

中国正在经历从外源性经济向内生性经济,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阵痛转型。推进自主技术创新与国际技术转移,鼓励科研院所的教师和技术人员创新创业;破解国内传统产业外移带来就业岗位数量下降,号召中小企业转型和创新创业。

3、全民性创业

中国的创业,正在从大学生的小众到普通人的大众,从高新园区到城市全域,从科技行业到各行各业。个人、企业和政府共同推动国家和城市创业。农民在创业、市民在创业、学生在创业。互联网让创业的门槛变的很低,创业方式很便捷。餐馆、洗衣店、家政、农产品都互联网+了。政府的重点是发展创业经济,培养创业精神,尊重创业人才、营造创业文化。

分析中国的三次创业潮,我们可以清醒地看到,这三次创业潮都在经济换挡期,都是由改革推动,都会出现一个重要的创业力量。当然,在创业大潮中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吴仁宝与禹作敏,柳传志与马胜利,任正非与李经纬,马化腾与宋如华,马云与王峻涛等,不论成败,他们都已经成为中国创业史上的经典商业案例。


二、要创业,我们该向谁学习?

创业革命发端于美国,硅谷无疑是世界的创业圣地和创新榜样。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想打造本地的“硅谷”。

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再满足于“世界工厂”的地位,北京、上海、深圳等都提出要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依托中国全球新兴市场的中心和巨大发展的动力,以及善于借鉴国外先进商业模式,我们确实孵化出一批世界级的企业,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中国移动。

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创业模式完全在模仿美国,以纳斯达克市场为中心的资本创业模式。


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方向,以社会资本直接投资来推动创业。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升级“新三板”打造中国版的纳斯达克等。在中国各地,各种各样的风险投资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对于许多创业者来说,资金不再是问题,这是过去创业者不敢想象的。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硅谷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

或者说在中国,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学的。因为硅谷创业的背后有着优厚的联邦法规、优惠的银行政策、宽松的政府监管,还有大批的“有钱人”和大量的“技术狂”,前者是硅谷的水源,后者是硅谷的土壤。

将那些“智慧超人”吸引到硅谷来。美国也是不能模仿的,世界金融帝国控制着全球的资本金融,发达通畅跨接欧美的股票证券市场,支撑着美国“0”到“1”的创新创业,美国的创新创业是钱烧出来的。


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中心,要“0”到“1”的创新创业,更需要从工业1.0到2.0、到3.0、4.0的升级创业。

我们大部分的传统企业的二次或三次创业,需要成熟的适用性领先技术和生产服务,将科研院所、军工企业、大型国有企业的适用性领先技术转移到升级的企业中;将互联网的技术与传统行业跨界、创新和融合,也就是互联网+;将全球适用性技术以并购或合作的方式引进来,必将迸发出来的超出想象的市场爆炸力。这正是德国工业4.0的根本。

在中国,这种升级创业比创新创业有更宽泛的基础和更接地气的市场,因此,欧洲的技术转移创业模式在中国具有更大的价值。

中国的第三次创业潮,不仅要美国模式,还要欧洲模式。


三、你那里有“创业生态”吗?

大众创业浪潮的兴起是一场运动,一场创业的启蒙运动,它将会唤起、激励和影响很多的个人和企业来参与全民创业。然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旦成为运动,我们就不得不思考,这当中可能存在的泡沫和虚妄。

大众创业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创业,或者是国家和城市创业。全球所有的成功经济体,都把创业作为经济持续发展的工具,把支持新创企业和中小企业优先发展作为地方发展的战略,把创业型经济作为增加新就业岗位的手段。

所以说,在第三次创业浪潮中,政府扮演着启蒙、引导、推动的重要角色,非常重要,也着实不易。

智纲智库首席战略顾问王志纲常说:我们需要尊重规律、回到常识。道理看似简单,其实知易行难。

如何尊重规律,回到常识?政府要担当好这个角色,重点要做好两件事。

1、做什么?

“做什么”是个战略问题。

北京中关村打造了一条创新创业街,因为李克强总理考察,全国许多城市都要盲目复制这样一条街。这是不可行的!

政府在为企业提供各种创业补贴基金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要根据地方的实际情况,包括经济基础、产业特征、资源禀赋,因地制宜的选择发展创业型经济的方向。为全民创业者找到最适合他们生存、成长、崛起的创业领域、路径和模式。我们通常叫“找魂”,十分关键。

2、怎么做?

“怎么做”是个战术问题。

王志纲工作室本身就是创业公司,同时,工作室十多年来做过很多高新区和孵化器策划,深知创业不易。不仅要资金、政策,最重要的是要消除创业者发展的障碍,营造良好的创业生态。

创业生态是一个复杂且充满活力的共生系统。其中有政府、企业家、创新者、投资者,还有服务商、管理者;要有创业的场所、开放的氛围、创新的土壤和包容失败的创业精神。营造创业生态需要构建起三大功能体系和九大支撑要素。三大体系有创业平台、创业支持和创业环境,九大要素有创业群体、创业模式、创业空间,专业服务、风险投资和聚会场所,以及地域文化、生活方式和成长环境等。

谁能营造出良好的创业生态,谁就能在第三次创业浪潮的竞争中胜出。

*作者:(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总裁,北京中心总经理 任国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