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杂议
王志纲和行业大咖私聊 | 明天我们怎么做生意
王志纲工作室 2016-04-28

时间:2015年10月18

地点:北京

背景:智纲智库.智纲会年会

主题跨界共赢  三生有幸

主持人:王志纲



⊙嘉宾:左起:闫肖锋《中国新闻周刊》,谢泓 广东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王祖彬 中共遵义市委常委、遵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志纲 智纲智库创始人,梅帅元 山水盛典文化产业公司董事长,王迪 平安银行医疗健康文化旅游事业部副总裁,储小彬 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志纲:今天在座的都是智纲智库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作为东道主我先说个开场白。王志纲工作室现在叫智纲智库,这二十多年的发展能够活到今天,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能与时俱进;第二句话,在与时俱进的同时,尽量能够引领潮流,适度超前。如果我们不具备引领潮流的能力,我们早就被淘汰了;第三句话,我们讲的是“知行合一”。“所学”一定要通过实践获得成功以后,再来推广,要不然就是形而上的东西,看上去很美,逻辑上很严密,就像我们的个别博导教授,汗牛充栋出书不少,但不能落地,那就失去了它作为智库的价值和意义。


作为我们这样的机构,它做任何事情,必须具备权威性,唯一性,排他性。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今天在座我们很多客户在合作过程当中,魂找到了,路走通了,这比给我们多少钱的奖励都大,但是光满足于此是不够的,还要与时俱进,所以,今天就有了这么一个资源对接平台。


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原来有些像地下党,悄悄的进庄,打枪的不要。对外不主动打交道,所有的客户要见我们,就像见地下组织一样,要经过一层层把关才能进来。我们一般所选择的办公地点,都是在我们的作品里面,以至于我一个好心的朋友跟我说,志纲兄啊,你们为什么在这样的地方住家办公呢?我说有什么不行的呢?办公家居一体化嘛。他说,哇!如果有人来追你的债,怎么办?我说,那你怎么办呢?他说,我是租房办公,随时可以脚下抹油可以开溜的。这就是不同的做生意原则。


2013年10月18日.智纲会成立于北京星河湾


智纲智库这二十一年下来,没有打过一件官司,我一直相信一句话,“礼治君子,法制小人,无为而治治圣人”,第二句话,吃亏是福。在生活里面我遇到不少蒙过我们的人,当他蒙我的时候,我只是说让他去吧,山不转水转,会碰到一起的,到时你就看他怎么表现了。果然遇到不少这样的业务,山不转水转又到了一起,对方一看又碰到了我们,我们已经长得很高大了,只好先把欠的钱送回来,还加利息,检讨错误。所以我说,邪不压正。


今天我们要与时俱进,知行合一,怎么办呢?今天的中国不缺“点和线”,成行、成市、成建制的专业公司很多,但是缺少一个跨界和整合的平台。比如说,今天咱们家乡的父母官王市长他们过来,遵义是块宝地,这里边先小小的做个广告,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你们有时间来自五湖四海,你们趁遵义还没有火爆之前,去看一看,的确是一个洗脑洗肺洗肾洗胃的好地方,既有人文,又有自然,还有生态的地方,绝对是一块宝地,你们可以去感受一下。


我们为什么愿意下大力来帮遵义,一个是轮到贵州了,毕竟是我的家乡,第二遵义作为贵州的龙头,足以担当火车头所应当起到的作用。从它的人文素质,资源禀赋,班子的情况,我们不光是在帮助它们找魂和策划,甚至希望他们走出来,用我们的力量来推动他们的项目。


怎么推动?下一步的中国怎么跨界和整合?就是我说的四个字“产智融府”。“产”就是产业,“智”就是智库,“融”就是金融,“府”就是政府。今天在台上的嘉宾们,一个是政府的代表,遵义的王市长,金融的代表,平安银行健康文旅事业部王总,春江水暖鸭先知,平安银行的市场感觉非常敏锐,它们作为中国金融机构中牌照最齐全,市场化率最高,最勇于探索的这么一个机构,已经是划出了一个事业部,用上千亿资金专门扶持文旅健康产业。今天,他们是非诚勿扰来了,今天我稍微给平安银行做个广告,他们今天就像电视里“非诚勿扰”一样,是来找对象来了。不管咱们是已经路演做完的,还是没有做完的,下面吃饭和喝酒的时候,还有大把时间,抓紧相亲,相完亲之后,先来后到,条件具备者可安排时间往下走。


梅帅元先生刚才已经很隆重的推荐了,梅先生原来和我们一直是在不同的两条轨道上跑,但是心仪已久,现在终于真正走到一起了。梅先生先生和他的山水盛典现在是奇货可居,几乎成了所有政府的座上宾,国家甚至想把它作为一张文化名片,去践行到“一带一路”里,机会这么好,怎么玩?所以这个时候就产生了梅先生希望与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合作的冲动。没想到我们一见钟情,虽然是半路夫妻(众人大笑),但大家从提出想法到基本马上付诸实践,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


我相信我们俩都属于同一个出身,都是文化人,都在市场经济里洗礼了一二十年,都保留了知识分子文化人的一种情怀,外圆内方,对市场和社会都有自己的哲学观和处理方式,我相信,我们着眼于大局,肯定会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另外,这位是咱们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储总,中建八局找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的时候很真诚的想合作。我说,合作什么呢?他说,很多人想进上海,但是拿不到好的资源,但像中建八局这种企业,上海政府直接就拿了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松江小镇给他们开发。为什么呢?第一,中建的实力不用说了,关键是中建八局在中建系统中,很多人告诉我说就相当于头牌种子选手,口碑实力没说的,甚至我遇到我们一个合作伙伴,中铁四局的老大,我就问他中建八局是个什么地位?他说王老师你是知道我们中铁四局地位的,他们就相当于我们。哈哈哈,我一听就知道,这是中国这个行业里的老大。那么,现在这个项目也是在跟工作室全面合作,准备打造一个真正的3.0版的古镇。


⊙年会现场


谢泓先生是广东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典型的广东人,是“只会生娃娃,不会起名字”的(众人大笑),其实就是指就广东人不善言辞,但肚子里面很有货。他今天代表广东中小企业促进会来参会并会有一些业务上的合作。


最后一个是媒体界的代表,闫肖锋先生来自《中国新闻周刊》,是我们工作室十几年的老朋友了。


这都是我们下一步跨界和整合的伙伴。现在进入下半场,我就赤膊上阵,既当主持人,也做评论员,因为毕竟我还是评论员出身的嘛,我首先就开始来提问了。


既然是“产智融府”,那么作为政府代表,王市长参加这个会有什么感受,对这个会和下一步企业家们有什么期待?好,也给一分钟。(众人大笑)


政府
关键字

发言人王祖彬

中共遵义市委常委、遵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王祖彬:谢谢王老师给这个机会呀。我也是第一次参加王老师主持的活动,我的感受就是智纲会是有大格局的。为什么呢,我今天来是为了推荐我们遵义旅游,遵义现在就是要在保住青山绿水的同时,又要让它变成金山银山,那么这个过程当中,在现有的背景下,怎么打通这个经脉,我觉得这个“产智融府”,算是把它的经脉关系说清楚了。现在您搭建了这个平台,我就想办法把它这个关系打通,这正是我们政府要干的事。



遵义风景


王志纲:好,我再给你一分钟。这次我们来是要彻底解决一个问题,这些年我见过很多政府的招商,我把它叫做KALAOK自娱自乐。浩浩荡荡到深圳到广州,到美国到英国,看起来很壮观,最后一帮人吃了喝了,然后回来报纸一登,意向合同五百亿八百亿,最后天知道,鬼知道,这就是昨天我们的招商方式。咱们就实话实说,今天王市长他们这么繁忙还能过来,大家都是很忙的人,希望来了以后,能够有实质性的结果,所以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次完了以后,王市长至少会选到五个准媳妇过去,第一个你最需要的准媳妇,就是平安,平安已经对你产生深情厚意了,那么现在呢,我把话筒给平安,你站在自己的角度,第一谈谈这次参会的感受,第二对遵义已经抛出了绣球,有什么样的回馈。好!


金融
关键字

发言人王迪

平安银行医疗健康文化旅游事业部

副总裁


王迪:不是一分钟吧?


王志纲:可以,两分钟。哈哈哈!


王迪:这一次来,的确很兴奋。看到了这么多好项目推介,银行这次来参与的我看就是我们平安一家,也非常感谢王老师,给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大家都看到,我们事业部的名字“医疗健康文化旅游事业部”。在国内金融行业里面,平安银行是第一家。那么事业部是干什么的呢,王老师,我在这里做些广告了哈。


王志纲:嗯,很好!


王迪:我们事业部有三大优势,第一个是专业化,我们是专业来做医疗健康文化旅游这个行业的。文化是大文化的概念,教育、医疗、时尚、设计、创意、互联网、科技都是大文化概念,涉及相关的领域非常多,这些领域都是王老师和智库非常关注的,用王老师的话,很多都是玩出来的产业。事业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资源进行专业化的开发与研究,以及专业化的营销和专业化的审批。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事业部的专业化。


第二个,就是高效性,因为专业性事业部就有专门的审批权。我们事业部单独的审批权单个项目审批权限可以到十个亿,授信二十五个亿,在事业部权限内就批掉了。不需报到任何人去批,这个是高效性。


第三个更大的一个优势,就是我可以帮助客户在全国范围内,比如跟王老师这样的平台进行整合,因为我们事业部本身没有地域限制,我可以陪着客户走到全国各地,甚至走到海外,这是我事业部第三个重要优势。


⊙平安文旅荟成立当天


有了这样三个优势,就可以为客户提供除了传统金融服务存贷的服务之外,还可以给客户提供投行类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大家知道平安是一个全牌照的金融集团,平安集团现在已经有二十六块金融牌照,各个行业各个子公司之间可以进行资源整合,事业部可以帮助客户做到全面金融服务,也可以帮助客户在这个行业内整合资源。


刚才王老师提到了贵州遵义,我和王市长会前简单的进行了沟通,我们对遵义、对贵州是非常感兴趣。平安银行前不久与贵州省政府签署了一个一千亿额度的合作,我们事业部可以与王市长签署一个具体的落地的产业基金,来扶持整个贵州和遵义市的旅游文化发展。我就讲到这些,王老师。(掌声响起来)


王志纲:一看就是有决策权的人哈,很谦虚。本来以前银行很牛的,我们都得求它,还得送茅台酒。但是现在人家感谢我们把他们给请了来,而且还独此一家,这些都给我们很好的信心。这里面接着王行长的话。第一句,做什么事情咱们要落地,其实王行长这边已经有三件事情要分下去的。


第一件事情就是遵义。所以希望咱们智纲智库相关联的策划师们配合一下,协调好。就像陪嫁的一样,一块去落实跟进这个事情。


第二个事情,就是咱们山水盛典和智纲山水项目,下一步具体落实跟进一下。前面有打仗,后面有弹药,这两者能结合,才靠谱。


第三件事情,就是景德镇的China坊项目,这都是属于项目发展所需要的资源,下一步团队要跟着配合进去。


稍微再作一点阐述,要不然我们在座的很多企业家太传统了。虽然说企业天天和银行打交道,说实话,根本不知道银行之变。我告诉大家,作为银行其实分成几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们把它叫做1.0产品,就是工农中建这些传统银行,主要就是放贷吸储。2.0时代是啥呢,就是咱们现在讲到像民生(银行)招商(银行)这些,开始做理财、投资这些业务的探索。而现在平安银行要探索的是3.0时代,就是全覆盖,不简单的是个贷款,包括股权投资,金融孵化,很多东西都可以谈。这个空间就很大。


因此,从这点上来说,我觉得如果有平安银行的进入,相信我们在”产智融府”这方面,将会有一种很大的起势,对国家,对企业,对社会,对我们参与者本身,都是一件意义很大的事情。


那么,现在再把这个时间给咱们的王市长,再多说几句,刚才一分钟打断你了,再给你两分钟哈,继续谈谈你这些感受。


政府
关键字

发言人王祖彬

中共遵义市委常委、遵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王祖彬:我们正在研究遵义的转型发展,贵州今年提出来要走新路,这个是总书记在贵州调研时候提出来的。我们也提出来贵州要“后发赶超,弯道取直”,在旅游事业如何发展的问题上,我从中也得到了王老师很重要的指导。


我把它总结为三个合,第一个就是抓好统筹,整合好资源。以前我们的旅游产业发展之所以出现些问题,很大的原因在于现有的交通条件,信息条件不成熟,这种情况下资源碎片化,同质化竞争,低质化的建造,这个带来很大的问题。


那么遵义的资源呢,它有丰富性,唯一性,独特性,咱们怎么把这些资源整合好,让他去了之后还想坐下来游,还想慢慢游。一处一景,每一处环境都能有一种新的体验。所以我们市政府的考虑,首先就是要做好资源的整合。


第二个,怎么整合?这就要靠市场的手段,除了行政要求以外,做好企业的联合,所以我们在市直的层面上组建平台公司,然后整合好我们各地的旅游开发公司,包括一些民营企业的公司,也整合起来,共同来参与这个整个旅游的策划,规划,然后共同推动。


第三,做好产业融合。现在的旅游已经不仅是一个观光的概念了。遵义有美酒,有战略题材,还有历史文化,还有生态农业,多产的融合,今后我们要提炼成旅游的素材。当然我们是希望前面三个合能够形成一个整体后,那就是激活资本。只有把资本激活,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打通啊。



⊙王祖彬(中共遵义市委常委、遵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发言环节


今天王志纲老师提出“产智融府”,我们在这个实践当中也算是政府的代表,我们也借这个机会啊,谢谢王志纲老师和团队对我们遵义市,在这个城市发展经济转型发展当中做出的重要智力支持。谢谢。(掌声响起)


王志纲:刚才王市长系统的谈完了他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对下一步”产智融府”怎么合作的一些想法,都说得很到点子上。现在我作为智库的牵头者,我再引发另外一个话题。今天在座的里边有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他也不想上台,但是我再介绍一下,他是龙湖的总裁邵总(掌声响起来)站起来大家认识一下。(邵总站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龙湖这个企业是我非常推崇的,以至于我从来不买房子,但龙湖的房子一买就买了几套(大笑),跟他们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的。第二个,这个企业非常低调,做事不张扬不吭声,整个企业文化就是一个非常低调的文化。第三,像邵总从来不参加公开的商务活动,但是因为今天这种场合,不是简单的来捧场,因为他们很善于学习。他们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事情,因为下一步我们可能还有一些更深的合作。


那么,是什么背景下即使像龙湖这么一线的企业,这么优秀的企业,今天也面临一个很大的困惑呢?在北上广深这种一线城市,很多地产企业都在这红海里面拼实力,再高的楼价它也敢拿,最后是比死(看谁死得快)不是比生。而到了二三线城市,他们都遇到了很大的困惑,甚至是包括青岛大连烟台,包括江苏苏南很多原来人们都非常看好的三四线城市,也遇到了很大的困惑。


这次我去看了他们烟台的一个项目,砸了一百亿在里面,很好的一块地,但是第一波行情二三十亿收回来以后,后续就出现市场乏力。这个现象也表现了当前整个中国地产市场格局。那么是他们不行吗?不是,他们其实很优秀。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时代变了。在此之前,说实话,基本上是平台为王,只要把房子盖好,不愁市场,性价比到位就好。现在一个新时代到来,现在的人再不会像过去一样看到房子就想买,现在人们要买的是生活,是内容,是对于生命的价值体验。


这个话题摆到了几乎所有传统房地产商面前,所以以前的碧桂园模式,恒大模式,它们已经完成了整个中国城乡普及这么一个过程了,现在也开始想杀回马枪往一线城市跑。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本来就是僧多粥少,一线城市这么点的东西,当十倍,百倍的力量都抢进来的时候,其结果,不言而喻。


现在摆在几乎所有企业面前的,不管你愿不愿意做,都必须“向死而生”!就是平台和内容要结合,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做内容,这躲不掉的!


当然你们可能用整合的方式,并购的方式,擅长资本运营的,像复星就开始用所谓并购的方式了,但是据我在中国这些年的所见所闻所思,我不太相信只靠资本并购,就能够给人们提供真正贴心的一流服务。


在这个时候,怎么开模具是将是最大的学问。这次作为龙湖来,我想下一步对内容产业非常关心。但龙湖本身在大商贸内容产业方面整合得非常好了,包括像天街项目,吃住行游购娱。但作为像原子弹一样的原始引爆力量,可能是不太够的。在这点上,梅帅元先生一不小心成为了“转世灵童“,奇货可居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听听梅先生谈谈他所从事的这个行业,以及他希望跟这些能够提供平台的企业,沟通合作的时候有些什么样的愿景。好。大家欢迎。(掌声响起来)


文化
关键字

发言人梅帅元

山水盛典文化产业公司董事长


梅帅元:我也知道龙湖啊,我夫人买了两套龙湖的房子,最后卖掉一个(哈哈)


王志纲:赚到钱啦!(大笑)


梅帅元:我们和志纲工作室也是有一定的渊源,可能我们两边的这种融合是一种时代的要求,我觉得的确是。我们有两种客户,一种是做旅游景区的,一种是地产商,他们知道我们拿地方便宜,而且政府还有很多支持,所以他们愿意找我们合作。但是他们拿到地之后,发现也有问题呀,目前特别是二三线城市好像推不动了,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模具来拉动。


我们和志纲工作室最近准备成立一家智纲山水公司,我希望大家关注这个公司,我认为这个公司未来是很有前途的。首先它有充分的市场准备,加上有特别好的策划能力,双方都有对中国文化核心资源把控得非常到位的本领。


我们山水盛典做文化产业十几年,拥有巨大的创造精神,这种创造精神是我们特别核心的东西。我们能够创造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演出形式,以前一般都在舞台上演出,我们会创新在大自然去演出。最多的时候是把几平方公里变成舞台,白天是看山水,晚上灯光一换,就变成剧场了。



大型实景音乐剧


这是中国人“天人合一”的智慧,中国文化本身就有这样一个源流,使得我们在这个时代有了一些作为。智纲山水公司我估计是未来开新地产模具的公司。今天,我们的总经理云亮只是稍微讲了一下,冰山一角,我们肯定是要拿一些项目来做模板,做研究,做实验。


地产怎么能够与文化符号结合?这就不是光住在那里边就算了,它可能就是一种生活状态了,很多文化陶冶的内容肯定在里面。


这种公司你仔细研究它模型,如果它的配置很好的话,它就是未来伟大公司,我们非常看好!所以我也很高兴,有这么多朋友在一起。因为今天的这个气氛很特别,我很少参加这样的会,一般我自己公司我都没开过会(哈哈),今天受邀来开智纲会年会,感觉这里有家一样的感受。好多企业家互相认识、推荐项目,而且机会也很多。我觉得这个很好。我向你学习,以后我让我公司也多开开会。(哈哈哈)


王志纲:我们也不是经常开会(边说边笑)。现在外面的会是江湖会多,(哈哈哈)!梅先生一看就是个有情怀的人,很真诚的一个人。虽然混迹商海,却非商人,所以他给自己一个美丽的称呼“儒商”,我跟他讲了,我们的会肯定是纯度高,亲和感高,含金量高,不然浪费大家的时间。


接着梅先生的话,我跟大家讲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对大家应该很有启发:十年前汪洋请我去做重庆战略的时候,黄奇帆给我讲了个故事,说重庆这个地方啊,是一个水陆码头,长江嘛。但是几乎所有的游客到了朝天门(码头)以后,坐上船就走了。最后重庆市为此开会,怎么把游客留住,至少也得吃顿晚饭。他们算了一下,一个人吃个火锅的话,就八十块,那么一年五百万人口就多少多少钱。如果能住下来那就更好。想了半天没招,政府就下了个文件,要求所有的船必须晚上八点以后再开,最后搞得游客只好吃饭了,这是用行政手段。但是这个方法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这反映了一个发展旅游的重要规律“观光没有目的地,度假休闲才有目的地”。


遵义下一步要发展成为度假与休闲目的地,但是带来了一个问题,我们有没有休闲产品?特别是晚上,“能不能住这一晚上”是这些年我见了很多市委书记市长最头痛的问题,梅先生就干了这么一件事情,解决了游客住一晚上的问题。


原来我们没有在一起深入交流过,但是他的演出我看过很多。举个简单例子,比如:张家界的天门狐仙,上次去张家界考察完我本来当天要走的,后来当地政府说千万不要走,有一场戏可以看看,我问什么戏,他们说新刘海砍樵,叫天门狐仙。我说好看吗?他们说好看,好看。因为这点我们就不住常德了,而住在张家界,本来是在常德住的,知道吗?最后那天晚上一看,整个现场都很HIGH。


梅帅元:我们的节目是很不错的,推荐大家看,真的。


王志纲:因为他已经玩出了道道来,他能够把那些民族记忆融合在里面。采用一种摇滚式的形式,然后下面的人就跟着嗨起来了,就是找到了这么一种感觉。那天我就问当地政府的人,今天晚上演几场?他们回答说三场。你想一场一千人,三千人留下来住,对当地的酒店拉动有多大?这就是这些市长书记们为什么要拼命拉他,最后有很多商人看到了机会,但是非常遗憾,在此之前跟他合作的很多土豪老板拿了地以后都不实做。像咱们龙湖这么优秀的企业,还待字闺中,像范冰冰一样,比较高贵嘛。但是梅先生的商业模式已经表现出来了,要能够把它升华为目的地,能够把人小至留一晚上,中至成为目的地。


下一步如果是按照我们的3.0版本来做,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它就不是个简单的演出了,可能是一个体验式场景,比如说,像武当山可能有个江湖小镇,以金庸那些小说里面的剑仙侠客为题材,你可以在里面扮演一个雪山飞孤啊什么的角色参与进去。


梅帅元: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这种想法,但肯定在那样的环境才能表达出来。


王志纲:下一步是玩出来的时代啊!文化娱乐产业是一个很不得了的产业。八年前王健林跟我说过一句“做文化产业,没有暴利”,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井喷,但是品牌效应就非同一般,这是他的原话;第二句话,三年前他给我说原来的万达城市广场,电影院线是配套,但没有想到电影院线井喷以后,股值比他的商业还大。为什么?因为未来的人们,将从“吃肉,到喝汤,到闻香”,就这么个简单的道理;第三个事情,平安文旅在一次活动中专门讲到给了华娱兄弟三百亿的授信。最后对方的负责人在上面说,哎哟,三百亿我都不知道怎么用。当时我听完以后就感到,作为一种授信倒无可厚非,但华谊目前这种模式还有很多待改进的地方。我们在中国做了很多类似的项目,开模具非常重要,到目前为止,华谊的电影公社还是在做概念阶段,按照一般商业上的做法,这是很可怕的。当然说今年可能会开业,到时候我准备去看一看,即使开业以后,由于华谊企业的行业出身,他们的操作思路和方式,能不能做到可复制,还需要观察。


从这点来讲,我为什么要跟梅帅元先生合作,甚至下一步直接植入像龙湖这样很优秀的企业,把平台和内容相结合,去创造市场,去创造生活。我相信未来中国,这一定是下一步的蓝海,而不是红海,这一点,今天大家都是很值得思考和探索的!


现在介绍咱们中建八局,中建八局这个储总同时还有个身份:总经济师。我不知道国有企业总经济师是什么概念呢?地位不同于一般,要不不敢操这个盘啊,我希望下一步在上海这么牛的地方,你也谈一下合作构想和自己的观点。好,大家欢迎。(掌声响起来)


企业
关键字

发言人储小彬

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储小彬:非常感谢王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啊,今天也是很激动,也请到了我们的梅大师,久仰两位大师了!



⊙储小彬(中建八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发言环节


大家都认为我们是个建筑公司,目前是世界五百强中的第37强,去年是一万五千亿的合同额,八千亿的营收,这几年主要是都是靠政府固定资产投资来带动企业的成长,但我认为它只是大。我们现在也遇到了一个瓶颈,就是我们国家原来是64万亿的GDP,50亿是靠投资拉动的。投资里面有三家,一个是政府,一个是地产,还有制造业。


中建的建筑业已经做到全球最大,地产现在有中海地产和中建地产两个品牌。现在我们是来探索未来怎么去赚钱,怎么能从一个建筑承包商向城市运营商转型,使城市价值增值。


在城镇化这个风口里面,怎么去找到我们的机会呢?我们主要是服务于地方政府,我们想成为政府作PPP的品牌运营商,解决政府一些大型工程的投资问题,另外为了我们,也为了政府的另外一个需求,即我们能做成片区的土地开发。我们在上海这次做这个试点,不是第一次了,中建已经选了十个城市做。但我认为在我的心目中,很多城市做得都不是很成功。


为什么呢?其背后的原因,一个是他们大多用做地产的“短平快”心态和思路去做城镇化,那是不行的。现在,我们受邀在新疆要做世界工业园,要成为政府长期一个战略合作伙伴。我们首先就想请志纲老师先做一个战略策划,再请一些高水平规划公司做规划,最后通过这些资源整合,通过产业导入、商业的配套、技术设施的改善和供建配套环境的改善,来提升区域的价值和城市的价值。作为政府需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中建就是要在政府和市场之间,成为这样的平台商和运营商。


中建有世界五百强的品牌优势,有资本的优势,当然更需要我们平安银行的支持了。另外,有旗帜的优势,因为政府和央企合作,会认为更可靠,更相信。过去我们只做建筑,王健林的一百个万达广场我们做了五十个。有人说,我们只会干活,万达是苹果,你是富士康,那么现在我们也在思考怎么去发现新的蓝海。王健林靠什么呢?就是他的工业链,整合各种战略资源。现在万达不是招商,是选商,和政府的议价能力很强,因为他的项目已经做得非常成功。


⊙智纲会年会项目展示区


中建在城镇化进程中我们就想成为一个城市建设集成商和平台商,用开放式的心态强强联合,包括像智纲智库这样的咨询机构。做城市的品牌关键是文化定位,其次是内容的把握,最后才是硬件建设。所以我们希望和在座的朋友,进行广泛的合作。谢谢!(掌声响起来)


王志纲:好!刚才我给你们介绍了中建八局的江湖地位,在这个行道里面应该算是龙头大哥了。另外中建八局在战略上有一种崇高的追求,如此就开始在市场寻找,购买服务了,这才跟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这次有了这么一次战略性的合作。


其实,下一步中建八局至少有三个方面可以带大家去探讨一下,第一个就是抓药的问题,你看”产智融府”,在你的身上已经体现出来了。我们配合你们跟政府的商业合作已经签订了,“产”是你们,“智”是我们,“融”就在这(指身旁坐着的平安银行王总),“府”也很清楚,下一步大家就有很多东西可以探讨合作。第二个,可能出乎你的想象,这里有个大鳄鱼,(指旁边的梅帅元)下一步要想拉动古镇的复兴,没有一台大的演出拉动不起来,而且一开始就要植入,那肯定是很震撼的事情。你看那个朱家角谭盾搞的那个水秀,但他只是小桥流水,它不可能拉得起来整个小镇,但品位很高。但是梅先生的产品,却是能够惊天动地。


储小彬:我插一句哈。因为这次王老师给我们策划上海市青浦区的这个项目,它也有自己的文化资源,号称东方金字塔,有七千年的文化渊源,六七千年前的淞浙文化,是上海文化的源头。因为政府之前搞过一城九镇的规划,但我觉得它没有灵魂,没有时代感。我们一定要打造有中国文化的产品,所以我想这二十三平方公里的项目怎么来做?


首先要有全球视野,要集中世界上最好的资源。比如做农业,我们跟日本的,以色列的,台湾的,做现代农业,全产业链,比如做文化,我们请全国最顶级的策划大师,来给我们做定位,找魂。现在上海政府不是简单的土地财政了,他现在要以人为本,要注重生态文明,文化传承,要缩小城乡差距,已经到了城镇化的第二个阶段。上海又是一个人均GDP到了一万五千美金的城市,现在台湾是两万三,美国是四万多。目前。在长三角地区,我们主要找GDP在三千亿以上、财政收入在三百亿以上、人口人均GDP在一万五千以上、连续五年增长的城市来做城市化建设投资,我想一定会有前景的。(掌声响起来)


王志纲:好!中建八局作为国家队,有天生的优势。所以像上海市这么牛的政府,也指定平台给他们。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难处,我们在帮助他们的时候,肯定要解决一个问题:上接天,下接地,中间市场要通气。中建八局的定位其实就是个运营商,就是“四统一,一整合”:统一策划,统一规划,统一运营,统一营销,整合天下优势资源为我所用,这就是今天李克强正在推的所谓PPT模式,新的公私合营。


所以下一步跟大家多说一句话哈,四海之内皆兄弟,智库和他的朋友们,咱们坐在一起,我们有责任帮助你们推动,我们发挥变压器、加速器,孵化器的作用,去推动大家的这种合作。不光是中小服务型企业有机会,因为下一步可能会有很多项目包可以提供,比如像龙湖这么优秀的企业,在上游中间下游这个层面上,可能都有合作的空间。


所以,今天大家先认识,一会喝酒的时候再去进行深入的交流,总的一句话,我们搭建平台的目的,都是为大家。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咱们共同协作。


下面这位是一个广东的代表,他是广东中小企业促进会的主管会长,我只想问一句话,会长今天参加这个会有什么感受,又有什么期望和要求?说一说。


商会
关键字

发言人谢泓

广东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

常务副会长


谢泓:谢谢王老师哈。我每次跟王老师在一块的时候,每次听了表面都很平静,但是内心都是惊涛骇浪,因为我听的可能就是普普通通的几句话,但每次去品尝,细细去想的时候,王老师每一句话都是说到五年以后,十年以后我们这个地方或者全世界的一些格局。这句话我经常说,王老师有篇文章叫:“三个重建决定中国的未来”,即:道德重建,生态重建,秩序重建。想到这几句话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不仅是中国的未来,而是全世界的未来。道德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觉得每次内心都在体验这句话。


我在珠三角做中小企业促进会,我们大部分会员大概百分之九十应该是赶上改革开放以后起来的,企业规模大部分都在三个亿左右规模。现在的会员里头有上市公司,上主板的大概都有二十来家,加上新三板的企业应当有一百来家。


每次听到王老师的话,我都会对广东的产业有些深刻的担忧,因为在一百多年前鸦片战争以后,粤商的崛起总是起起伏伏的,是不是粤商的命运就是这样?我是广东人,也在思考怎么能不重蹈覆辙。


我是典型的广东人啊,王老师刚才讲会生小孩,不会取名字。为什么?广东人太实在了。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我们只看到很具体的东西,缺乏想象力。我们还是以产品为中心,以企业为中心这种思维方式,但王老师已经提出”产智融府”这种新模式,已经是通过智力的介入,金融的介入来改变行业和生态,能够在政府带动与支撑下,改变一个行业的新格局。


我今天来还看到一个更大的画面,就是文化的融入。相当于我们广东的企业还是以产品为主的1.0版本的时候,在这里我已经看到已经有2.0,3.0,4.0版本了,甚至把文化加进去的5.0版本我们都可以看到。不仅广东是这样的,整个中国的制造业也还是这样的思维,有一段时间我很悲观的。但是今天到了这个现场,我们看到中国还是有很多像志纲老师一样的智库,有很多有见地的一些企业家,一些有作为的政府官员,让我看到我们产业的希望,因为还可以重新来构建我们的未来,因为我们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来拥抱未来,拥抱王老师。(边说边笑)



智纲会年会项目路演


今天早上在王老师办公室,我们交流得很好。我想能不能换一种方式来跟广东的企业合作。比如说,我们帮你策划完了以后变成产业的思维,而产业的思维如果像以前出一笔费用呢,大家肯定又不愿意干,广东人真的很实在,你给他一点点增量,换一点股份,或者以投行的形式进来,把产业思维投行思维进行些转化的时候,我就发现很多企业家就愿意这样去干。我们商会起码有两百家是全世界的隐形冠军,他们没有想象力,但他们有实力,如果他们要是有王老师这种思维的话,能够打开制造业的想象力,然后加入一些投行思维模式进去,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创造一个更大的天地。王老师我今天话说得很大,谢谢哈。


王志纲:这个谢泓先生毕竟是广东人哈。讲到最后,发现他还是文化人,不过他在生意上还是有一些道道的。


我对广东人是很了解,他们商会手下有上千家这种做制造业的企业家。但是广东人只会生娃娃,不会起名字,“小脑发达,大脑不发达”。看到的就是财,看不到的,他认为都是虚的,这是今天广东最大的尴尬和困惑。你给对方说明天,他是不埋单的,他只看今天,落袋为安,这就是他们企业长不大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所以你刚才那句话倒是有点意思,下来可以探讨一下,就是以时间换空间。因为它那个存量资产是在那个地方摆着的,它没有激活,当然我说的不是上市哈。一讲到这个三板上市,我都是持保留态度的。什么叫三板?就是把自己家里面养的猪,你称了称,人家不认,拿到公称去称一下。哈哈哈!那个就叫三板。


但是我认为像广东那些企业的存量资产,稍微合纵联横调整一下,价值就完全不一样了。而且金融认,银行认,投行认,这不就是时间换空间嘛。所以到时候我们可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哈。你的讲话呢,就到此为止。


这位肖锋先生呢,是媒体界的资深媒体人,跟我是同辈的。我在搞媒体的时候,他也在搞媒体了。肖锋先生今天参加了这个会,谈谈你的看法。



媒体
关键字

发言人闫肖锋

《中国新闻周刊》


闫肖锋:我有这么老嘛?(边说边笑)最怕有人过来说,我是看着你的文章长大的。(众人大笑)


我们这个媒体人呢,我归纳为两个角色:一个角色就是吹鼓手,就是这个于谦,就是捧哏的,在座的各位老师实际上是郭德刚;第二个角色,是观察家。那我先作为一个媒体人,谈一下今天对智纲会简单的一个观察,实际上在座的各位,除了王老师而外,我都跟大家有神交的。刚才云亮介绍的山东兖州千年菩提的节目,本人去做过对梅先生的采访。当时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梅先生讲的一个故事,讲佛的舍利从西域跨越千年,然后跨越千里到了山东兖州。当时节目演到冬天的时候,就真的有雪花飘下来了,虽然那是人造的,但那种感觉非常好,就是我能够感受到的那种体验经济呀。


人们可能对一斤菜,一条裤子去讨价还价,但对这个体验是没有办法去讨价还价的,所以这就是王老师提到的“玩出来的产业”。人们对很多精神上的享受,实际上是没有办法估价的,你说多少钱,它就是多少钱。


另外一个就是咱们遵义,我到遵义插过队,毕业以后分到国家部委,那时候是必须下去,要不年青人就不接地气,就发配到遵义地区的海龙坝乡。海龙坉那个地方当地出了个英雄杨土司,因为被这个明朝的大军围了三个月,弹尽粮绝最后刁着那个香自杀,后来被当地人视为英雄。我就在那个海龙坉的上面住了一晚上,那上面只有一户人家。那个地方我插队只是插了三个月,但是我要说一辈子,就是我不停的在我的文章里面,在我们老同学的聚会里面,就要谈那个地方。后来我就想,为什么?这个就是王志纲老师以前在书里经常说的差异化生存。因为我们是一个大都市的人,没有去体验过这种东西。


讲到了遵义的各种名片,其中包括红色文化,包括这个酒文化,包括仡佬族,我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到那些苗族,还有包括到各个少数民族里面去,我当时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感觉,我就说全国五十六个民族里面,活得最辛苦的就是我们汉族,所有的民族都比我们快乐。各种各样的祝酒歌呀,情歌呀,你说我们汉族有什么呀,就是好一朵茉莉花唱了几十年,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后来我就觉得,什么叫旅游呀,旅游就是从你活腻的地方,去一个别人活腻的地方。


其实还不完全是这样的,是你要把自己完全投身到一个新的生存状态里边。它是为了反思你自己的现在。如果只是走马观花的去拍个照啊,撒泡尿啊,吃个饭就没这样的体会。他一定是要到那个地方,深入到当地人的生存状态里面去,才能够反观自己,我的生活到底缺了什么?这是我最深的体会。


我觉得云南也好,贵州也好,只有这种地方能够给你提供这样的一种反观。后来我还开了个玩笑,红军为什么要四渡赤水你们知道吗?对面是个二郎镇,是出郎酒的地方,这边是出茅台酒的地方,然后红军司令部里面就发生争论,到底是哪种酒好,不知道,到后来就走了四回。(哈哈哈!众人大笑,掌声响起来)


现在就说这个“三生有幸”的智纲会,我觉得三生有幸里边,按我的感受如果排序的话,毫无疑问“生命”应该是排在第一位的,第二是生活,第三才是生意,我的这种排序可能很多90后的人会非常赞同。


“生命”毫无疑问,它是无价的;“生活”它是宝贵的;“生意”实际上恰恰是可有可无的。


但是我们90后的父母辈,正好是把它反过来。这就出现了前半生是用生命去博生意,后半生又去把用生命赚到的钱去投资生命,整个过程是倒过来的。所以我觉得整个人的一生,就是要把这个序给排好。


除了这个排序而外,另外我还斗胆认为除了三生有幸以,还应该有一个叫“三缘聚会”。大家都说除了“生命、生意、生活”以外,还应该有“业缘”,大家都是商人,不管是做房地产的,做家具的都有这个“业缘”,还有一个是“地缘”。我觉得当今社会里边,最单纯的社会组织就是商会,其他的社会组织都有危险,(众生大笑)所以,业缘和地缘构成了大家结缘的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但是智纲会给我们另一个启示,还有一种缘,叫“精神缘”,就是大家有一种共同的价值观,被老王的这种精神气质吸引在了一起,我把它叫做“三缘聚会”。


⊙智纲会年会晚宴


我个人跟王老师这十几年的关系,我的观察智纲会就是“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是一个超级的平台,是一个超级的粘合剂平台,这个粘合剂就是王老师的智慧,把大家聚会到一起。+什么呢,就是+在座的各位,以及+像我这样的媒体人,把所有的资源在这三缘的基础上聚集在一起。


大家只要是价值观认同了,所有的生意都好谈。


到丽江我采访了当地的很多官员,他们说到丽江这边谈什么成什么,不管谈感情,还是谈生意。因为什么呢?因为到这里来就没有戒备心了。为什么没有戒备心呢,因为大家认同一种价值观,所以我觉得在大家都认同的精神缘基础上,做一件事情是非常容易的。


反过来我作为对精神缘的观察,我觉得王志纲老师+的其中的一条,除了能学习到他做人的这种态度外,他以前经常说“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个宏伟的抱负,我相信王志纲在新华社当记者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后来变成策划人了,他就变成正心,修身,齐家,挣钱,住天下。(嘻嘻嘻嘻!众人大笑)


我觉得王老师给大家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自己有一个宏伟的目标,自己也愿意去折腾,对社会有所帮助,就OK了。不用去捐很多钱,不用去当什么劳动模范,我觉得能够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可以了,我觉得这个非常实在,这是我的一个感受。


刚才我在门外,主持人介绍去签名赠送一套工作室刚出的一套战略文集,我说叫“王选---王志纲老师的选集”(边说边笑)。


我觉得整套文库实际上最重要的就是那两个字“找魂”。我的一个判断,过去中国35年改革开放,是急行军似的改革开放,它基本上是个丢魂的发展,丢魂丢掉连山水、连田园风光都变了。这么一个丢魂,就是我们所说的灵魂跟不上那个脚步。我觉得要把这个魂找出来,找到了魂,大家也才能够心安,包括社会,包括地区的发展也好,都是一个找魂的过程,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人越到老了越觉得,人这一辈子干的事啊,实际上就是一件,就是适合你干的那件事。


可能你看到这个人创立一个什么公司,那个人创立一个什么公司,但那个未必适合于你,适合于你的是早就定的那个命数。所以地方的发展,就是你要找到你自己的那个命数,你才能够发展好。个人也是一样的,你找到你自己最喜欢干的,然后乐此不疲加班都不愿意放下这种工作,我觉得就找到了自己的那个魂了。


这个魂实际上是我们在过去的35年,急行军式的35年中被丢掉的,我们要把它找回来。我觉得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也好,王老师也好,工作室的战略文集也好,实际上就是要把这个魂给找回来。那么这个魂找回来以后,咱们大家都会非常的HAAPY,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会永远会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这么一种状况。


好啦,最后做一个广告,就是我还是一个吹鼓手,大家如果找到魂以后怎么样去做宣传的话,可以找我。(众人大笑,掌声响起来)


王志纲:这个肖锋先生呢,是一个老牌的媒体人了。刚才我说他,他还说我把他说大了,但是你们看他和我,到底谁大呀?(哄堂大笑)他呢是小我十来岁,应该是同时代的人,经历也很特殊很复杂。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刚才这一番话很幽默,但是背后有很多发人深思的东西。


他的哲学很简单,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好了,这是开个玩笑哈。我们的会差不多就要结束了,那个(指女主持人)当然我最后的话,还得留给你说哈,但是,我这边得打个结。


我想问几句话,第一,今天下午咱们从五湖四海过来,用三个小时,你们觉得这三个小时有意义吗?值不值?(众人大喊:值——,掌声响起来)还想不想有类似的活动?(掌声中,众人大喊:想——),那就很好了。只要我们待以真诚,只要我们站在时代的前列,只要我们有理论、有实践、把握住事物的根本,我相信,其他的事情只是顺带的结果。这就是我一直讲的“尊重常识,敬畏规律,贴近事物的本质”,如果就按这去做,面包会有的,黄油也会有的,带着利他精神。


这就是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做的事情,要不然做智纲会干啥。为了这个年会他们准备了三个月。因为我知道,下一步的中国太需要这种平台了,所以刚才大家整齐的回答,我感到很高兴。


第二句话,你们在成长,我们也要进步,所以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未来的下一个十年,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从战略策划机构,变为战略孵化机构”,战略策划基本上是“开方子”,“战略孵化”不光是“开方子”,还要整合资源陪着大家一起玩。


正因为有战略性的这么一种转换,才有了跟梅先生、跟咱们平安,还有跟很多战略性机构的这种合作。要不然以前很多地方找我,中国找我们的资源多了,包括西安市曲江新区,都让我们全部拒绝了,因为没到这个时候,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绝对不能被钱砸死。


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是价值最大化,它不是利润最大化!


那么,从战略咨询到战略孵化就得要有手段,所以我们准备要和平安,还有梅老师合作,有这些手段才能够帮助别人,除此之外还有像今天智纲会这种活动,每年的三月份末,还会有一个全国性的“草根大会”,我们叫草根达沃斯,已经做了三届了,第四届可能会控制到一千人到两千人左右,到时来的人都是掏心窝来的,真心实意的,目的就是要实现三交“交流,交友,交易”。


通过这么一个过程,真正的认识到什么叫“产智融府”,知道什么叫开模具,知道明天的奶酪在哪里,什么叫必然,什么叫偶然,什么叫台前,什么叫幕后,这样的话,我们才走得更好,走得更远,走得更稳,这才是一个智纲智库要做的事情。


好啦,希望一会大家放开一点,晚上好好喝酒。我的话完了,谢谢大家!(掌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