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前沿观点
智纲智库 | TPP与“一带一路”,是中美两国全球新战略的博弈
任国刚 2016-05-17

编者按:2015年是中美两国全球新战略年。3月28日,中国政府在博鳌论坛年会上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10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m在亚特兰大宣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在经历五年磋商之后圆满结束。这是两个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区域发展的重大事件。由美国主导TPP在国内反响巨大,成为政府、企业、专家、学者,甚至普通老百姓热议的话题。大部分观点站在中国与美国对抗的角度理解。如果站在全球命运共同体的视角来多维度解读TPP,或许会更客观、更科学、更深刻。


一、全球进入自由贸易的新阶段


世界多元化带来全球贸易的自由化。纵观现代国际贸易发展,大约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冷战时期阶段。为了对抗的苏联社会主义集团,由欧美主导的关贸总协定(GATT),创立了二战结束后的世界贸易版图。当时曾设想成立一个国际性贸易组织,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同左右世界经济。由于美国政府的反对,这个设想没有实现。直到冷战结束后的1995年,这个组织才正式成立,这就是今天的世界贸易组织(WTO)。


第二阶段是冷战结束后阶段。上世纪90年代,在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推动下,以区域自由贸易区为标志的国际贸易模式出现,欧盟(EU)、北美(NAFTA)和中国东盟(CAFTA)分别代表了欧洲、北美洲和亚洲三个地区的自由贸易区。其中欧盟正式诞生于1993年11月,现拥有28个成员国,人口3.5亿,2013年GDP总量达到17.37万亿美元;北美正式诞生于1994年1月1日,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3国组成,人口4.2亿,2014年GDP总量达到17.14万亿美元。中国东盟正式诞生于2002年11月,现由11个国家、19亿人口,2013年GDP总量达到11.59万亿美元。


第三阶段是多元世界阶段。21世纪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崛起,改变了全球的市场格局。2001年12月中国加入WTO,通过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加快对外经济合作,吸收国外直接投资,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作为全球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中国能够越来越熟练地对WTO的规则进行把握和运作,已经成为继欧美之后世界贸易的第三极。不仅主导着中国东盟多边自由贸易区,还在推进中日韩和中澳等双边自由贸易区的建设。


美国、欧盟、中国力量三足鼎立,带来了全球贸易分化和自由化的格局。

二、美国要开创全球贸易的新规则

中国加入WTO和欧元启用,使得美国主导的全球贸易失衡。最典型的现象是中美贸易巨大的顺差。据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总额5550亿美元。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3960亿美元,自美国进口1590亿美元,贸易顺差达2370亿美元。世界贸易组织作为一个多边贸易组织,在很多方面难以达成共识,在国际之间的自由贸易作用上日渐式微,很难满足美国核心价值的需要。站在国家全球新战略角度,美国希望重塑全球贸易新规则,提出了“一体两翼张开”计划,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计划(TTIP)。这两个由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将比WTO标准更高,不仅涵盖传统的产品和服务,还加入了环境保护、劳动保护、政府采购、知识产权、投资等贸易条款。


第一,TPP创立一个综合性的新型自由贸易协定。TPP与WTO最大的不同,它从传统、单一、狭义的贸易协定拓展成为现代、广义、综合的贸易协定。此外,TPP包含了许多非经济元素。TPP成员不仅要受到贸易机制的制约,而且还要受到法律法规、社会团体、生态环境、商业模式和公众评判等制约。


第二,TPP建立一个无例外的新型自由贸易协定。在一般的FTA谈判中会涉及很多例外,包括产品和服务,而TPP涵盖所有的产品和服务,同时还注重工人、中小企业、环境等。增加规则的透明度和可预见性,从而保证贸易商、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利用,成为21世纪国际贸易协议的新标准。


第三,TPP是美国全球新战略的突破口。亚太地区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高达8%),19.3亿人口和5.7万亿美元的GDP,是美国未来出口重要的战略市场。欧洲则今天尚未走出2008年危机的阴影。在这种情况下,优先实施TPP战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TPP是美国开创全球贸易新规则战略的启动点。在这个区域除了日本之外,其他国家在国际贸易的规模较小,很难不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当然,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的主导力量,躺着中枪也是必然的事情。短期内会给中国造成一定的影响,这种影响更多地体现在国外直接投资的信心上。

三、中国是全球自由贸易的核心力量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不仅与美国和欧盟之间有着巨大的贸易量,而且与TPP成员国和亚太地区的许多国家有着巨大的贸易量。例如2014年,中日之间接近3000多亿美元,中澳之间约1000亿美元,中越之间800多亿美元等。 无论在亚太地区,还是在全球,中国都是全球贸易的核心力量。


第一,我们要树立这样的理念。在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中国和欧盟加入的自由贸易区,绝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级。美国要真正实现全球贸易新规则的梦想,必须要TPP和TTIP两翼融为一体,可能还需要中国主导覆盖亚欧大陆的“一带一路”支撑。


第二,我们要建立这样的观念。站在中国融入国际贸易体系和推动全球贸易规则改革的高度,我们应该更主动的参与或影响游戏规则的制定,更强有力的促进TTP的实施。就像十几年前我们加入WTO谈判一样,当时也有压力。结果非常美好。TPP对于中美两国来说,不仅有竞争,同样也有合作。中国不能拒绝TPP,TPP不能没有中国。


第三,我们要坚定这样的信念。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的增长极,中国是全球新兴市场的中心。尽管中国在进行艰难的经济结构调整和复杂的深化综合改革,但作为世界最为重要经济体的地位是很难改变的。中国对亚太地区和全球依然具有重大吸引力,中国市场对世界各国依然十分重要,中国依然是不可忽视的合作伙伴。这对TPP成员国同样如此。


第四,我们要消除心中的杂念。在中国主导“一带一路”全球新战略,正在进行新一轮全球产业转移和价值链优化。中国对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将构建起依托中国巨大市场与强大制造配套能力的全球经济新格局。仅靠TPP来破解中国在亚太地区的优势,重塑地区的经济秩序,绝非那么简单。


加快推动中国“一带一路”的进程,加快建设国内自由贸易区的速度,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参与促进全球贸易的健康发展,保持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建立中国、欧盟和美国的合作、交流与协商机制,推动TPP和TTIP谈判的良性互动机制。

四、“一带一路”是中国一盘全球战略大棋

无独有偶。与美国主导的TPP一样,中国的“一带一路”同样是国家全球新战略。


我们用另一种视角审视中国主导的 “一带一路”,你会发现这可能是一个“跨亚欧贸易与投资伙伴计划”(Trans Asia and Europe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AETIP)。它不仅连接全球最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与最发达的欧洲经济圈,还覆盖了沿线65个国家。在未来10年里,仅65个国家的国际贸易总量将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重要的发展极。“一带一路”的中国价值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中美共同主导全球经济新格局。从全球一体化的角度来看,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与美国主导的TPP和TTIP,共同构建新一轮世界经济发展的大闭环。闭环的战略交汇点是中国-东盟和欧盟,一个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核心区,一个是发达经济体的重要一极。如果说TPP是美国实现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手,那么,“一带一路”是中国推动全球再平衡战略的布局。


第二,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竞争各有优势。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的较量持续不断。利用地缘优势,只要打好三张牌,可以提升中国的区域竞争力。一是加快东亚“区域全面合作伙伴协定”(RCEP)谈判进程,构建10+1、10+3和10+6的经济合作关系,达到稀释美国的影响力的作用。二是大力加快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促进“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周边经济体的共同发展和“新海上丝绸之路”海洋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跳出美国的势力范围寻找新空间。三是加快国内外自由贸易区的落地,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协定、中澳自由贸易区协定、中美投资协定(BIT)等双边贸易的谈判。相比多边贸易体制,区域内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由于具有人员往来与物流便利、语言文化相近、生活习惯类似等多种有利条件,更易于达成协议并产生实效。


第三,借力TPP深化改革开放和提升自我能力。TPP是亚太区域一体化的重要力量,美国借此重构与亚太的经贸关系,中国同样可以借力深化改革开放和提升自我能力。一是在适当的时候参与TPP谈判,主动制定应对国际劳工标准和绿色环境标准贸易壁垒的预案,大力发展绿色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与美国在新兴战略性产业的合作。二是利用TPP成员国中的发展中国家,如越南、马来西亚等创造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洼地效应,在“一带一路”牵引下,将中国纺织服装、电子产品等中低端制造业转移出去。因势利导,腾笼换鸟,推动中国产业转型升级。


总之,TPP对于中国是机会也是挑战。机会是TPP让中国代表新兴市场国家与欧美发达国家一起,重构全球经济再平衡和国际经济秩序的进程。挑战是TPP倒逼中国改革,以保证未来三十年中国不仅能适应国际贸易新规则,还能在国际贸易的舞台上拥有话语权。


TPP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关键在舞剑者的剑法和舞功如何。


本期作者:任国刚
智纲智库执行总裁,北京战略中心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