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动态消息
夜深人静,仰望星空,我们应该拷问自己“企业为什么存在?”
王志纲工作室 2016-09-26

作者 :智纲智库运营整合中心总经理 / 智纲会秘书长


一辆汽车究竟由多少个零件组成?

答案是:平均3万个;

那刚成功发射升空的“天宫二号”,又包含了多少个零件呢?

试想一下,如果这天文数字般的零部件,都由一家企业设计并生产的话,我们需要多少年才能实现人类的太空梦呢?

 

1评价企业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


1776年3月,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中第一次提出了劳动分工的观点,并系统全面地阐述了劳动分工对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增进国民财富的巨大作用。

 

随着时代的发展,诞生于工业时代下的“分工合作”思想,逐步取代了农耕时代的“集体劳作”的观念,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更多的是以公司的形式出现,不同的企业承担着不同的社会分工,不同的人又承担着企业不同的内部分工。


世界越来越像一部硕大无比的机器,国家、企业、个体在其中均承担着不同的角色与使命。

 



唐代韩愈在《师说》里曾说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作为以出售智慧为生的行业,但凡大家一谈起谋略家,总让人想起那些在历史的大舞台上纵横捭阖、决胜千里的智者。比如,远古的姜太公、苏秦、张仪、诸葛亮,近代的毛泽东、邓小平,仿佛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他们一的出现,就没有迈不过去的火焰山。

 

人,为什么会如此膜拜智者?


谈到诸葛亮,你会想起什么?是一句话,还是一个事件?是事件,是一个个成功的事件,是一个个将思想转化为成功事实的事件!人们之所以记住诸葛亮,并不全是因为他的《出师表》,而是他素衣纶巾、手摇羽扇、坐镇指挥的诸如:草船借箭、空城计、火烧赤壁、七擒孟获一个个成功的经典案例。

 

一个成功的案例,胜过一千打纲领!

 

无论你从事哪一个行业,如果最终解决不了客户的实际需求,解决不了“临门一脚”的问题。那么,企业所做的所有动作实际上都只是在“耍流氓”!

2你是治病,还是作秀?


“管用”,是大多数与智纲智库合作过的客户们给出的反馈。


来自于市场一线、拥有草根气质的王志纲曾经说过:


作为一家来自于市场一线的咨询公司,王志纲工作室最大的特点就是“经世致用”,一旦确诊下来客户的问题后,不管是吃药,还是打针,再不行就上土方法,扎针灸、拔火罐都行,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把病治好,而不是作秀。


1、碧桂园:不只是一句广告词


很多人认识今天的地产巨鳄碧桂园,都是从王志纲22年前给碧桂园的那句“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家”广告词开始的。



1994年1月 碧桂园项目会


但很少有人知道,王志纲为了这个项目,在碧桂园现场服务一干就是三年。而真正让这个楼盘起死回生的,除了王志纲利用其超群的媒体传播能力,推出一系列“可怕的顺德人”的造势文章外,还有就是其利用资源整合的霹雳手段,将北京景山中学引进项目,通过对政策的精准把握,创造性的利用教育储备金的方式,一举解决了关乎碧桂园生死的资金瓶颈。


外行人看到的往往都是舞台上的风光,只有内行人才明白背后的玄机。

 

2、星河湾:一场统领与协作功能公司的大会战


看懂碧桂园玩法的还有星河湾的大佬黄文仔。



2000年6月 星河湾项目会


在堪称地产界经典的华南板块之战中,星河湾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而作为这场战役总参谋长的王志纲,在确定会战总战略的基础上,代表客户统领和指导广告、公关、规划、营销等诸多功能公司,使得星河湾这场大会战最终变成了一台精彩纷呈、好戏不断、硕果累累的盛会。

 

3、牧马山:将策划思路用规划语言诠释的一次变现


2006年之前,国内咨询公司在工作成果的展示上,大多还采用word或ptt的形式。由于文字的局限性,很多有创意和抽象的理念很难完整的被表现出来,而大多规划公司又多追求于图案的完美,而忽略了项目的创意与商业模式的实操性。



因此,智纲智库在2006年成都牧马山区域策划项目上,结合客户需求,创新思路,不仅为客户提供了战略策划方案,更在此基础上提供了与此相呼应的概念性规划,打通了策划与规划之间的瓶颈,让客户能更直观的认识和了解工作室所提供的战略思路,客户也第一次在一家咨询公司的服务里,为其规划方案买了单。

 

4、兴义,从“开方子”到“抓药熬汤”的全链条服务


王志纲曾经说过,企业的项目无非就是两种,一种叫“常规型”,一种叫“战略型”。


第一种只要算得过账,不赔钱就行;而第二种,却是事关企业未来发展转型的项目,它是需要老板亲自上阵,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不仅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未来帐、战略帐。


贵州兴义项目从一开始,无疑就成为智纲智库的“战略型”项目,从老王的亲自赤膊上阵,到投入的人力、物力及资源,以及工作室各家兄弟单位的全力配合,在工作室近几年业务发展中都十分罕见。



精准营销·精准招商


从4月份团队进入项目,到各级政府一票通过“山地玩都”的策划方案,从策划团队开出的“药方子”,到精心组织200多位企业家及媒体走进黔西南,这一切所做的事情, 目的只有一个:解决客户需求!

 


跟着老王一起玩,感觉竟然是这样?!还不快点开瞅一眼!


3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人类在农耕时代耕耘了几千年,在工业时代的流水线上劳作了上百年,而进入信息时代后,短短几十年所创造出来的物质与精神财富,仿佛超过了之前历史的总和。人类的发展似乎已经到了一个拐点,正在以加速度的方式向未知领域飞速前进。

 

今天,人们对于信息的获得比以往变得更加便捷和成本低廉,再轰动的事件也超不过48小时,便被淹没在茫茫的信息海洋里。


同样,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创造出像苹果这样“一鸣惊人”的产品,也不是每家公司每次都能拿出“一剑封喉”式的创意。为了满足客户眼下的需求,企业总是挖空心思、不遗余力,其实这样往往有可能陷入到红海的深渊里去。

 

今天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所以也造成了人们的选择越来越难。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在这看似混沌的大背景下,我们应该回到企业当初出发的原点来拷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阿里巴巴说,我们的愿望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GE的愿景就是“让世界亮起来”,而迪士尼的使命就是“让世界快乐起来”。

 

企业生存的目的和存在的价值,首先是解决客户的需求。

 

你有没有真的想明白,企业融资上市的目的是什么?圈钱,还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客户;企业为什么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为了时尚,还是为了方便客户?

 


智纲会·企业家走进黔西南招商推介会现场


笔者在工作的社区电梯里,经常看见一个送外卖的公司宣传广告,动静很大,请的是国际著名的篮球明星做的广告,出于好奇试着从这个平台上订了几次午餐,与广告上的光鲜与时尚比起来,每次所点的午餐都难以下咽。


我不禁要问:这是一家科技公司呢,还是一家餐饮公司?客户的目的就是想吃顿好饭而已,企业真的解决客户需求了吗?

 

我们往往会被当下科技与资本的外衣迷惑,而忘了企业的生存之本。 科技与资本的初衷,是为了更好的满足企业发展,使其创造出更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而企业服务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客户。企业不能本末倒置,将手段当成了目的。

 

作为一家市场考验了22年的战略咨询公司,我们面对的业务领域也在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从最早的地产策划,企业策划,区域策划,到城市策划,再到今天的旅游策划,客户的根本需求其实并没有发生改变,即:将策划思路变成实际成果!


王志纲先生曾经说过,一个好的策划方案应该有三个评定标准:拿得出手、落得了地、招得了商!

 

首先是“拿得出手”,一个好的策划方案要给客户明确方向、建立信心和路径指引;


其次“落得了地”,在策划报告中所提到的创意和思想,要实事求是,有操作性,不能看上去很美,策划是一件关乎客户身家性命的事情,玩不得虚的,正如王志纲先生所说“你可以鼓励客户跳起来摘苹果,但是你不能鼓励他去摘星星”;


最后是“招得了商”,一家优秀的策划公司,不仅能够给病人诊断病情,开出药方,还要能知道药方上的药从哪里抓到,否则再好的药方子开出来后,病人凭自己的能力满世界都抓不着也是枉然!更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工作室从“开药方子”(战略策划),到“抓药熬汤”(战略孵化)的战略思想,在这一次兴义项目中得以很好的体现。



智纲会、兴义市政府、媒体朋友三方发起成立“万峰林媒体俱乐部”


上半场由工作室专业策划团队进行策划“开方子”,下半场由工作室智纲会去“抓药熬汤”。结合项目的策划思路和政府的实际需求,不仅组织了200多人的企业家走进兴义市进行实际体验和项目招商,而且还组织了近30多家一线媒体深度报道本次活动及黔西南州的旅游资源, 解决了地方政府在城市推广及传播方面的需求。

 

京城有一家名叫孔医堂的中医会所,笔者曾到此寻医问药。


名气很大,不仅因为其历史悠久,据说祖上给皇上看过病。笔者认为首先还是其医生的医术高明,不仅每次都能对症下药,而且开出的药方子价格还都不贵,患者拿着方子抓药后,店里还帮患者熬药,不一会就能拿到既暖心又暖胃的汤包,省却了患者诸多麻烦。这里的挂号费一个就得四五百,甚至上千元,关键你还得提前一个月挂号。


口碑的力量使得这家地处深巷的小店每天都顾客盈门,企业做到这个份上,咱们也只能膜拜了!

 

未来, 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产品的范畴,而更多的是依靠企业多年积累的公信力以及社会资源,为客户提供系统的解决方案和高附加值。

 

在社会化的大分工中, 企业家要学会建立“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战略思维,而资源整合的能力也将越来越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无形将驾驭有形,功夫往往都在诗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