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王门悟道
老王说 | 咫尺天涯看印度:陌生的邻居,躲不了的冲撞
王志纲 2017-08-29


编者按:一场中印之间的边境争端,把老王的思绪又拉回了十年前的印度之行。在这次印象深刻的考察中,印度的贫富差距,阶级分化还有神秘的宗教力量都让老王极为震撼。要了解一个国家,没有比踏足那片土地更好的方式了。


网上吵吵闹闹,老王不堪其扰,只想结合这次奇葩的旅行,好好的解读一下我们西南边上的这位陌生的邻居,谈一谈这场冲突到底会走向何方。




引子......


这段时间关于中印的话题在网上吵得沸反盈天,印度赖着不走,中国警告半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连“仁至义尽”都说出来了,它也不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要说打仗印度明摆着的打不过中国,要说为了经济发展也不需要这种方式,那为什么莫迪要搞这么一出呢?


华春莹表示,中方迄今保持着高度的克制,已经做到仁至义尽


有些人说印度是早有预谋的,但我读了那些文章,都不太准确。我认为印度这次挑衅中国,既是莫迪他们蓄谋已久行动背后肯定有惊天的大阴谋,不能掉以轻心,同时也是印度对中国实力和决心的一次狂妄自大的误判 


近十来年,伴随中国的日益崛起和抢眼,西方舆论界对中国近邻印度的赞美越来越多,什么“最大的民主国家”,灿烂的文化,还有“亚洲硅谷”班加罗尔,即将超越中国的经济发展等等。而相对于美欧,印度与我们虽山水相连,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真可谓“咫尺天涯”的一个陌生邻居。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由此,有了我一次难忘的印度之行。 


王志纲先生在甘地墓前和热情的印度一家子合影


大概十年前,我亲自带队去印度考察了一趟。虽不敢说非常深入,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从印度最繁华的、最自以为是的“东方巴黎”孟买,到首都新德里,再到中国佛教的圣地菩提伽耶,最后到德干高地上的班加罗尔。一路上我和印度人以及中国的企业家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交流,基本上把印度的精华都看遍了,对印度的民主、自由、宗教等等也产生了很多想法。


要想弄明白最近这次冲突背后的原因,要理解中印之间核心的差异在哪里,我觉得必须要搞清楚印度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最主要的原因。


中印之争,为什么打起来?




我一直认为,要寻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历史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我们一直说印度有几千年的历史,但现在的印度其实是英国殖民者用两百年时间把过去的一个个土邦捏在一起才形成的,不像中国有几千年的国家传统和文化传统,印度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盘散沙。


尼赫鲁和甘地


英国人把英语植入印度,把印度人训练得服服帖帖,直到二战之后甘地和尼赫鲁开始闹独立,英国实在管不住了,只好由得他们去了。独立之后的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打得不可开交,英国人很坏,弄了个印巴分治,才导致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长期对抗。而这个新生的印度很奇葩两百年的时间形成了民族意识,规模一大,英国人一走,那些精英阶层突然就有了“大国雄心”


尼赫鲁刚上台时的几步棋下得很好,他作为领袖发起了“不结盟”运动,在美苏两大阵营里都吃得开。接着他又打赢了印巴战争,还从葡萄牙手上武力收复了果阿地区,国内威望如日中天。而且他还在国内压制地方政府,强干弱枝,想让中央政府集中全国资源优先打造重工业。


其实印度当时国内也有很多麻烦要解决,他们的独立是英国施舍来的,不是中国这样革命来的,没有流过血,国内的大地主、种姓制度、宗教势力等保守力量没有被颠覆,一直在阻碍印度的工业化。所以,原本印度和中国是第三世界的难兄难弟,这时候尼赫鲁却瞄准了中印边界想做文章。他认为只要在这件事情上赢了中国,国内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就会支持他的政治改革。


没想到这成了他这辈子最大的误判,这老兄雄心勃勃,觉得印度背后有美苏的支持,而中国刚从三年困难时期走出来,而且还在和美苏作对,肯定不敢和印度打。一边是以为中国无暇顾及,一边是印度的狂妄自大,所以在六十年代左右,印度开始奉行所谓的“前进政策”,不管中国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不断的把军队往中国境内开。结果毛泽东忍无可忍,大手一挥,一下子就把印度军队给打懵了。


1962中印之战


这下子后果很严重,尼赫鲁丢了几十年积累的声望,没了政治资本,改革也推行不下去了,那些大地主们开心得不行,尼赫鲁也在两年后死了。可以说,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中国打赢了印度却在客观上相当于阻止了印度的工业化。结果几十年过去了,等我们去印度的时候,整个国家基本上还是一个大农村。


我们考察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是当地人告诉我的。说是孟买市长访问中国,看了上海之后回到印度说:“孟买要加油啊,再过20年中国的上海就要赶上孟买了。”我当时听了哭笑不得,上海那时都把孟买甩了多少条街了?而且我很纳闷,明明他都去上海看了,怎么还是睁眼不见,充耳不闻,回去之后还认为上海比孟买落后呢?


孟买街景


印度人就是这个毛病,对中国这个邻居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防范,而且“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在那里想当然,不像中国人这样愿意出去学习,这就造成了印度人的自大。媒体又被精英阶层把持,拼命的忽悠印度人的自豪感和大国意识,还老是屏蔽中国的成就,说谎说得久了,连他们自己都信了,结果导致误判,过去才犯下了历史性的错误。


印式自由,天堂还是地狱?




在去印度之前,很多人老说中国没自由,说印度多好多好。你要是说在毛泽东时代,的确有点道理,农民被捆在土地上,城里人不能随意迁徙,个体的才能也得不到释放。


但几十年过去,中国人的自由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农民可以进城务工,城里人可以自由择业,自由迁徙,拿着中国护照也能全世界到处去了。一个人只要愿意,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去决定自己的命运,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个时候再说中国不自由,是根本说不通的。


印度的农民能自由的进入城市,但这种自由是一种“没人管”的自由,政府是不会管你由得自生自灭


班加罗尔的超6星级豪华酒店


就拿孟买举例子,这个城市,有上海的洋气与大气,又有广州的活力与杂乱,还有与中国大西北乌鲁木齐相似的民族多元文化杂处,粗拉和原生态。孟买一方面有全亚洲最顶级的酒店和娱乐场所,有北京CBD这样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另一方面,六七百万人住在全世界罕见的贫民窟里,生活苦不堪言就像前些年的那部《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拍的一样。


我们去了一个叫达拉维的贫民窟,就紧靠着孟买最繁华的金融中心,里面就住着一百万人,水电供应一塌糊涂,几乎没有像样的厕所,到处都是老鼠,一有传染病马上大片大片的死人。印度的乡村简直就是个破产的地方,环境之龌龊根本想象不出来,水塘子泛着黑色,绿头苍蝇到处飞,而那些孩子们居然在里面游泳!


孟买的达拉维贫民窟,距离繁华的金融中心一步之遥


我们看到的印度,是繁华贫困,现代和落后,洁净与肮脏全部夹杂在一起,就像包子馅与包子皮,看上去毫不相关的,又休戚相关。同其它国家,包括中国,贫富泾渭分明截然相反,这种神秘和不可思议全在城市形态上展现出来了,巨富的独栋大楼就像尖刀一样耸立在贫民窟旁边,非常怪异。


我们在孟买还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千人洗衣厂”。那里没有中国这样的洗衣店,酒店每天都把住客的衣服裤子、床单被套交给快递,送到贫民窟里洗,洗完晒完了就让快递小哥送回酒店去。我那时候专门拿一套衣服去试了一下,早上送出去,晚上就拿回来了,但凑近了还能闻到味道,我怀疑到底洗干净没有。


印度孟买千人洗衣厂


这个产业在印度养活了几十万人,可以过上我们说的“家徒四壁”的日子,就是能有四面墙壁。而更多的人连个棚子也没有,是“家无四壁”,白天沿街乞讨,晚上破布一裹,横七竖八就躺在地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农民在印度有自由迁徙的权利但是也要准备好承受饥寒交迫的“自由”。


这在中国就不一样,政府一直在管,包括精准扶贫,对留守儿童的关注等等。这些年我们也在说政府、城管帮助不得力,但至少一直在帮,这在全世界都很少有的。农民工进城的时候能找到工作,有些地方连户口和孩子读书问题都要帮忙考虑。所以说,人不出去对比一下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国外就是天堂,都没有看到中国政府在解决农民进城的问题上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脱离宗教,印度何以为继?





有一天早上,我带着团队去恒河,刚好经过印度的总统府,在距离总统府前一公里的草地上,有成千上万明晃晃的东西在太阳底下泛着光。我说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镜子啊?还以为是当地搞太阳能的,靠近了一看,原来是一片光屁股,全是蹲在地上随地大小便的人,因为印度几乎找不到厕所。


印度街头的动物


这给我的恒河之行开了个滑稽的头,哪里知道更震撼的还在后面。在路上开车,经常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到处都是牛、羊慢吞吞地在人流、车流中间穿行,被当地人奉为神明。印度教是不让杀生的,那些车子全都自觉为动物让路,偶尔随地拉了泡屎,马上就有人捡去当成圣物。还有些牛车马车和汽车一起走,混乱不堪,但很少有交通事故,印度司机的水平之高超真是被环境逼出来的。所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不是无道各行其道”,以前我给温州总结的这一模式,看来放在印度街头更贴切。


恒河是印度的圣河,又是很多宗教的源头,泰戈尔对它的歌颂也不用多说了。我们怀着很崇敬的心情来到了恒河边,结果河面上飘着人的尸体,还有各种动物的尸体,脏的一塌糊涂,中国的任何一条河流都胜它千倍百倍。当地的教徒信众们还喝着里面的“圣水”,还在里面洗浴,我们全都目瞪口呆。


 圣河恒河的景象


印度一方面是一个贫富两极严重分化的社会,充满了歧视和不公,基尼系数都到了社会崩盘的程度了,另一方面却还能维持下去。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巨富的房子旁边就是贫民窟,这在其他国家是会发生绑架杀人甚至是造反闹革命的!但是在印度就可以和平相处,相安无事。我一直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到了印度和当地人聊了聊,我想宗教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印度教的教义基础认为人的不平等是正常的,都是因缘轮回的结果,要改变命运就得通过苦行修炼求来世转运。所以印度出现了大批的苦行僧,用近似于自残的方式来洗清自己的罪孽。有个老头就为了苦行,高举右手38年,整个手都变成了枯枝一样。很显然,这种灌输是对印度社会的种姓制度作了宗教上最权威的注解,另一个效应就是让穷人安贫乐道,用印度特有的方式解决了此地人多地少,资源不足的矛盾。


印度孟买神象岛


在我看来,这样的现实是很残酷的,但宗教的宣传对统治却很有效。印度政府积极扶持各种以印度教为核心的宗教,打开电视,几乎都是宗教节目,整个民族都生活在宗教氛围中,全年有大大小小各种节日,只要不饿死,就为宗教而生,为教义而活,真不知是人造就了宗教,还是宗教造就了人。我问当地人印度的宗教有多少?印度人的回答是数不清,但确切无疑的是,印度人敬奉的神有上亿个,而中国人所敬奉的佛教,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就是生活与宗教的结合,让印度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苦行与轮回上,好的一面是产生了瑜伽这种锻炼的方法,坏的一面是让这个民族麻痹、认命。我记得好像是列宁说过一句话,他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对比起印度的现实,这话的确有他的道理,印度把宗教真是发挥到极致了。


要是没有宗教,印度这个国家,这个平台,根本不能承载这么多的人口,这种做法固然有它的不是,但是反观中国,一个最深刻的感受是,此前没有宗教信仰的约束使得中国创富运动的暴发无所顾及,但以后如果没有信仰或宗教的节制,恐怕这无所不用其极的求富潮将会毁掉一个民族。


龙象之争,大象为何掉队?


西方热炒一时的龙象之争


在印度我还有一个特别深刻的印象,就是这里的基础设施几乎等于零,只有市中心极小的区域有现代化的样子,而且一条高速公路都没有。街上跑的那些大巴车,不止里面坐满了,车顶上也坐满了人,有的上面居然还有牛。还有那些大卡车的驾驶舱里,原本只能坐两个人,结果驾驶位就能坐两三个人,司机还得侧着身子开车。所有的交通设施不是满满的人,就是满满的牲口。


“世界闻名”的印度火车


我一直在思考,中印两国建国的时间都差不多,人口也差不多,几十年来一直都在摸索前进的道路,但为什么差距越来越大,我们早都实现工业化了,印度怎么还是一个大农村?我们和当地人讨论,有的说是因为印度的国民性,等级制度,还有宗教的麻痹作用,让印度人得过且过,没有活力,但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回答到点子上。


西方媒体曾经热炒一时的“龙象之争”到现在变成大象掉队,我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两个国家的制度差异,还有政府对地方、对经济资源的管控能力。


现在这个印度可以说是英国的遗产,讲民主,讲自由,讲私有制,却是一盘散沙。莫迪想像尼赫鲁那样实现印度的工业化,有几个障碍他是一定要跨越的。一个是税收制度,印度是一个联邦制国家,结果各个联邦的税制都不一样,可见中央政府的管控力有多弱。另一个是土地制度,那么大的国土,土地基本掌握在地方的大地主手里,形成了农村里的超级豪强,就像中国古代的封建割据一样。而且搞工业化需要人,但大量劳动力都被这些大地主控制在手里,工业怎么发展?


再看看中国,我们国内有些观点认为建国初的三十年是一种浪费,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一方面确实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做了一件别的国家都没有办法复制的事情,就是土地改革。土地改革让经济发展最重要的资源基本集中在国家和政府手里,才为后来“改革开放”铺平了道路,能够全国一盘棋,统筹安排城市化,再加上几十年里的各种经验和教训,一直在不断的总结和改进,这在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是做不到的。


印度的联邦体制、民主体制和土地私有制导致政府效率极低,各种扯皮,规划根本没有办法落地。当地人和我们说,不管是在新德里还是孟买,想修一条路几年都修不好。在中国修路算什么呢?铁路、飞机场都修到西藏去了。而且印度的政治体制下,地方势力比中央还强,想像中国这样让地方为整个国家的利益让路,做出点牺牲,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阴云密布的印度门


中国为了工业化,早期牺牲了大量的农村,来补贴工业,但当中国的工业化步入正轨之后,中央政府在2004年左右就取消了农业税,还开始用工业化所得大量补贴农村,包括像美丽乡村、精准扶贫等等。看问题一定要辩证的看,大跨度的看。短期的、集中的、优先的发展工业、进行城市化不可避免的会造成社会不公,但是从长期来看,为了更大的目标,这是个必要的成本。


印度人很有民族自豪感和自尊感,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我们在印度基本没看到外国车,全都是当地最大的民族资本家生产的塔塔牌汽车,而且那些年轻人能进去工作都觉得很自豪。但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自我封闭。而中国就愿意海纳百川,让全世界都能进入这个巨大的开放的市场,这是自信的表现。一开始很多人骂中国没有自尊,最后的结果,我们融会贯通,现在很多领域都开始跑在世界前面了。


所以,要是光迷信西方的这套制度,迷信西方所谓的民主和自由,中国就不会是今天的中国,说不定还和印度一样是难兄难弟。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说中国的雾霾有多严重,其实印度那边的雾霾比我们严重几十倍。要知道印度的经济水平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如果真像西方媒体说的那样有朝一日会赶上甚至超过中国,按照这种生态条件到时候是一定会崩溃的。也许这种说法归根到底就是一种一厢情愿罢了。


烟云再起,考验大国定力





中印洞朗冲突局势图


中印之争七十年过去了,这次印度又来了,又是同样的地方,又是相同的方式,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走,还在国际上大造舆论,推卸责任,这和印度人性格特点还真有一定的关系。


在印度考察的时候,你可以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印度人的油滑。好比租伞,说好了十四块钱,还回去的时候就变成四十块钱了,做生意的是两个普通妇女,还面不改色,我们一位总经理是东北人,差点想撸起袖子好好“干”了,好不容易才把他扯住。


还有一次,我们在外面喝咖啡,天气热得很,店家又乱收费,结果惹得我们这位总经理拿着人家给我们擦脸的白毛巾把身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都擦了个遍,直接白毛巾变成了黑毛巾,给人家甩在那个地方,我说这是“农民的报复”,大家哈哈大笑。


陪我们的印度导游也是,他大学是学中文的,我们要去一个地方,问他还有多久,问了十几次都是回答:“五分钟”,最后走了两三个小时都没到,我后来问他:“你们这里的语言是不是五分钟就是两三个小时?”结果他说实话了,原来他中文也不懂几句,就只会“五分钟”,而且还以为中国依然是过去拖着辫子的国家,这种封闭真是不敢想象。


佛陀在此菩提树下修炼终至大彻大悟


我们在印度很多人迹罕至的古迹都能看到中国人的行踪,特别是在菩提伽耶也能看到很多中国人在修行。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和好奇心在全世界都是一种优势,像美国人大部分都是乡巴佬,一辈子都没有出国看过,反倒是中国人对美国是如数家珍。


从这些事情就能看出印度人的性格,可以说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随性又不负责任,还妄自尊大。这一次中国就像《水浒传》里杨志卖刀遇到了泼皮牛二,印度明知道打不过你,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谅你也不敢动我,要么你把刀放下,要么就一刀劈了我,然后你就去坐死牢。这里面就是个成本的问题。


中国做什么事情讲究一个时间窗口当年毛泽东忍耐了两年,一方面是忍无可忍了,另一方面刚好苏联和美国那个时候在古巴导弹危机上脱不开身,趁这个档口一下子就把印度收拾了,等到美苏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这边早就收手了。邓小平也是这样,当年想教训越南又怕苏联插手,还是陈云了解苏联,他告诉邓小平中国有一个月的时间。后来我们用了二十多天打完了越南,同样马上收回来,苏联也没办法。


毛泽东与尼赫鲁同登时代封面


印度这个国家听其言观其行,按照它的民族性格和一贯作风,中国一味的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因为印度一直有一种危机意识,民族又自大,而且还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有能力玩弄联美联日向中国施压的外交游戏。莫迪在国内是一个极力推进改革的枭雄,现在以为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的时间窗口,趁中国准备召开十九大,还要处理南海、台湾等等问题,就认为中国一定会以稳定为先,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样他们也正好让生米煮成熟饭。


但是印度忽视了中印两国在战略思维上的不同。中国在处理这些问题上,向来是着眼长远,讲究先礼后兵、师出有名,而且是“勿谓言之不预”,有后发制人的战略传统。我们作为强大的一方,在摩擦初期都会尽量克制,先通过舆论把握反击的“正当性”,其实背后也在积极进行军事准备和心理准备。这一次,中国也是用时间换空间,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最多拖到十九大以后就会采取实际行动。


从中国这方面来说,习大大经过五年的整军,军队有了本质上的变化,一个现代化立体的军队已经初具雏形。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韬光养晦,想和平崛起,导致周边很多国家都在边界问题上动手动脚,还都觉得中国不会反击,永远只会“口头恫吓”。


钢丝上行走的印度总理莫迪


但这一次印度也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是韩信,忍一下胯下之辱就算了,因为要着眼于长远,但现在中国也不是韩信了,这样一逼再逼,说不定中国真要当杨志,真要从韬光养晦向富国强兵转型,一刀把印度劈了。一味忍让是不行的,还不如兵刃相见,中国要真想大国崛起,除了讲道理,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挥舞一下大棒子。


毛泽东当年就是一下子把印度打痛了,才打出了三十年的和平。我经常讲:“一个人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是好汉,从哪里爬起来又从哪里跌倒是傻蛋。”如果莫迪再想不清楚这些,难道还要犯尼赫鲁那样的历史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