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王门悟道
一场关于中国崛起背后逻辑的大讨论!
王志纲工作室 2017-06-06


本文根据智纲智库关于《文一:工业化失败的国家缺了什么?中国给出了答案!》一文的社群内部讨论(部分)编辑而成。


编者按


世界变化,时代更迭;大浪淘沙,适者生存,一个不能虚实结合的团队是走不远的。


转瞬间,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已经走过23个年头,之所以还屹立于时代的潮头,可能是缘于这个群体一直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智慧快乐的追求,以及不断自我扬弃的空杯心态,正如王志纲先生常说的:“交换一个苹果,各得一个苹果;交换一种思想,各得两种思想。


相信《文一:工业化失败的国家缺了什么?中国给出了答案!》这篇文章前段时间很多人都有看到(没看到也没关系先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再来阅读本文),王老师看完评价:此文是迄今分析中国伟大之崛起最有价值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智库同仁纷纷传阅此文,一时间有洛阳纸贵之势,阅毕都就这一篇文章的种种论点给出了自己的评判,可谓干货十足!


奈何篇幅有限,小编整理出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RGG:我们研究上一个30年,是为了研判下一个30年!


今天王老师安排的一次思想大激荡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作为一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智库,对于中国发展的内在逻辑自然有自己观点,它应该不同于政治家、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对这个宏大问题的理解,会影响我们对中国未来30年后改革开放趋势的预判,这对于我们来说十分重要。


中国的工业文明进程应该有100多年历程,或者说有了五个30年:鸦片战争、洋务运动、辛亥革命、新中国成立到后来改革开放。


前三个30年是上层建筑的政治基础,即从全盘西化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国际)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正是这种政治自信,即使在国力非常落后的情况下,敢于出兵朝鲜,敢于中止中苏友谊,敢于在印度支那叫板美国。


近两个30年是经济基础的构建,未来的30年同样还在这个阶段。我们通过计划经济模式构建起中国初步的工业体系,通过改革开放将苏联模式与英美模式融合。


举个例子:我们都是做城市与区域经济发展规划的,在城市规划上,我们也是沿用了俄罗斯的标准,从总规、控规到详规三大法定层面。2000年,中国城市规划院为广州做了第一个概念性规划,把英美的战略规划引入到城市规划体系中,2017年,中国开始在全国20个城市做城市设计试点。多规合一将成为中国未来30年城市与区域发展的重要方法。


在工业城市建设上,中国只能向苏联和英美学习。我们是否可以预判,未来智慧城市规划全世界会来中国学习,要知道阿里巴巴已经在杭州探索无纸币城市了!


中国改革开放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国家定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很多人对这个定位有不同的理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把西方的先进经济制度和模式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很多人用西方的市场经济尺子丈量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总是觉得不对劲,一个是建立在资本之上的,一个是建立在集权之上的。


90年建立的政治自信和30面建立的工业体系,在中国1978年开始推动改革开放之后,日本雁阵理论建立的第三次全球产业转移逆势转向,从东南亚流向中国。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有国内外三个力量的作用。第一个力量是乡镇企业,这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需要说明的是乡镇企业不是改革开放的产物,1969年我们浙江慈溪的乡镇企业就很发达了,有自己的发型纺织厂和发电站。改革开放加速了发展。


第二个力量是国有企业,它们和国外的大企业建立合资公司。我们电子部的企业与国外公司合资大量的电视机、录像机、电冰箱、洗衣机厂,还有上汽与大众合资的汽车制造厂,前两者都是满足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


第三个力量是海外独资,他们是两头在外,利用的是中国农村改革释放出来的巨大廉价劳动力。


在全球产业转移中,前30年培育的现代工业体系,积累了一定的资本、良好的技术教育、成熟的产业工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主要力量是国有企业,劳动密集型主要在乡镇企业和外资企业,巨大的潜在市场,成熟的产业体系,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和充满自信的集权政府,使得第三次产业转移最后选择了中国,也成就了中国。


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经济从苏联的计划经济体系向美英的市场经济体系相融合,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的一种经济模式。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三驾马车并行前进,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


今天,中国成为了第四次全球产业转移的主导者。一带一路可能会推动新一轮全球化。我们怎么选择产业转移的国家,我们怎样培育新的产业体系和经济模式,这都是值得深思的重要和关键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与全球技术革命的契合,带来与之前的两次全球产业转移不同。我们经历了电子时代(电视机、录像机、音响)、计算机和通讯时代(PC机、笔记本、软件、G2、G3、G4)、互联网时代,实际上,中国是一个工业文明与信息文明并行的国家,由于没有传统的工业文明包袱,中国可能在两个文明的融合上做的更好。


记得有一次参加尚品宅配企业的私董会。李连柱讲他们可能不是工业4.0制造最好的工厂,也不是互联网最好的公司,但是,他们可能是全球工业4.0与互联网一体化最好的公司之一,我当时说,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工业4.0或工业互联网。


作为一个前一个30年的见证者和后一个30年的参与者,我们研究上一个30年,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是对下一个30年的研判。


 ZDC:中国崛起的奥秘和背后的逻辑 


美国三百年,中国三十年。中国为什么能够快速崛起?中国元素为什么能够风靡世界?单纯用经济学是无法读懂中国的,因为中国像是一个不明飞行物,很多人读不懂、看不透,想不明。要解读中国,需要打通历史学、经济学和社会学三者之间关系,才能发现中国崛起的背后奥秘和逻辑。


我认为中国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主要有五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独特的国家运行机制。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是吸取了专制和民主制的优点,融会贯通,自成一体。中国党政合一的独特运行机制,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效率和安全指数最高的国家机器。用这种强有力的国家机器去进行改革开放,去发展经济,只要方向不错,一旦启动,其推进速度和力度将超出你的想象。


第二,恰到好处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哲学思想,也是儒家文化的精华所在。有人认为,中庸之道制约中国的创新发展和战略崛起,其实不然。中庸并不是没有主见,随遇而安。中庸是客观理性解决问题多的一种方式。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如何摸着石头过河,如何动态的调整方向,如何与世界和谐、共赢都是对中庸思想的充分运用。这种中庸思想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在骨子里一直影响着我们。


第三,多轨并行的经济体系。中国其实并未完全市场化,中国经济发展在 “留一手”。集体经济是中国特色经济产物,到今天,集体经济并未完全走向市场化。美国靠全球剪羊毛来获取虚拟金融经济的巨大回报。未来中国集体经济可以与市场经济的泡沫进行对冲,来抵充外来资本的入侵。另外,中国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及民营企业的多元组合体系,对中国的经济推动意义也是巨大的。国有企业是党政的先锋军,可与国家战略直接打通;集体企业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变农民为产业工人的重要推动力量;而民营企业则是中国市场化的主力军。这种企业组合拳让中国经济的发展大大提速。


第四,地大物博的市场基础。中国的快速崛起也离不开中国的巨大人口和消费市场红利。中国首先通过投资拉动激活中国内在市场需求,这就像启动了一个巨大发动机,一发不可收拾。这是任何国家都没有的市场基础,无论欧洲还是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再走向世界,打开全球市场。正如有句话所说,要想成为世界第一,首先要先成为中国第一。


第五,创新引领的东方智慧。“在世界有人的地方几乎都有中国人的影子”。中国人的吃苦耐劳精神在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这还不够,中国的模仿和创新能力也是前所未有的,任何新产品面市之后,中国人很快就可以在模仿中超越,变成自己的技术。所以,欧美几百年的技术,中国人几十年就可以消化掉,甚至超越他们。这就是东方智慧的精华所在,也是看不见的软实力。


 LL:任何变革的胚胎都需有孵化 


经济和政治密不可分,抛开经济谈政治,或者抛开政治谈经济都难免偏颇和不得要领。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了地基,选合适的屋顶水到渠成,而非先建屋顶,再挖地基。工业化与革命,亦或改革的道理一样,都需要自下而上,而非自上而下,任何变革的胚胎都需有孵化过程,不可拔苗助长。中国试验的成功,也正是逼出来的改革,放出来的活力。


由此延伸,启动一地,一企,一人的变革和近化,需有内生动力,最大限度挖掘和调动这个核心动力,也就是找魂,方可实现弯道超车,快速发展。要善于从案例中寻规律,顺瓜摸藤,找出必要关键要素,防止导果为因,分析问题方法不同,结果迥异。


 HJC:革命的源头都是粗暴、冷酷和逐利的 


这篇文章核心就说了一个事儿:如果你没有发育一个重商强势政府,农民不解放出来做生意,胚胎只有一个种子,工业革命就胎死腹中。


自由市场经济无法自发提供昂贵却免费的公共产品,所有的政治制度,社会关系,法律体系,经济产权,文化信仰,技术创新都是顺带的结果,无所谓好的政治制度会产生好的经济改革,无所谓有了信仰就产生好的商业文明,恰恰相反,革命的源头都是粗暴、冷酷和逐利的,战争和贸易永远如影随形,无非是酒,烟草,咖啡,毒品与生物科技,航天材料等产品的全球扩散伴分别随的是殖民战争和信息战争。


 KJ:一个重商主义政府所引领的工业化 


文章核心目的就是解开中国在短短35年取得工业革命阶段性成功的秘诀。这个秘诀既不在民主制度、也不在纯粹市场,而在一个有为的重商主义政府所引领的连续不断的市场创造背景下的工业化的顺序。


尽管处于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拥有不同的政治社会制度,中国成功的工业革命同英美各国所经历的几乎一样,这样的工业革命往往经历了原始工业化——劳动密集型生产规模化——能源-动力-交通运输系统的瓶颈突破——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创新——高福利社会五个发展阶段。


所幸,中国拥有一个强政府和大的开放市场,还遵循了笔者所说“胚胎发育”的规律。同中国一样具有后发优势的国家和地区很多,有资源更加丰富的非洲,有民主化更成熟的拉美,甚至还有市场化更加彻底的俄罗斯,或是曾经的中国,但他们都忽略了工业革命成果的阶段,因果倒置,欲速则不达。


这是近30年的中国之所以成功其他很多国家之所以失败的关键。所以,现阶段的“中国奇迹”更多的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在创造市场的过程中没有再走入误区。


因此,中国要进一步工业化,从低端走向高端,真正摆脱同样工业化过程中累积的种种消极因素,补齐短板,跳出中等收入陷阱,三个关键词就此浮现——强大政府带来的稳定社会秩序与市场秩序,更为广阔统一的市场、前所未有的创新能力。


目前,中国正在朝这三个关键词努力。首先,凭借社会主义国家优越性,中国在解决社会问题时拥有制度性优势和对市场的强大把控优势。其次,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地推广,中国即将创新一种全新市场开放方式,不同于传统欧美国家工业化过程中血腥剥削的零和博弈,是一种能够与沿线国家合作共赢的双赢博弈。最后,“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政策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创新能力,中国的企业在“不创则死”的压迫下奋力前进,为中国创新做出极大的贡献。


当然,除自身创新外,中国后发优势依然存在。我国现在即使有不少产业是产能过剩,即使有不少产业随着工资水平提高已经失掉比较优势,但是我们还在那么多的产业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还那么大,所以产业升级的空间,投资的空间,以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空间还是很多的,经济增长的潜力依然很大。


 JLB:近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经历过生产的巨痛后一朝分娩!


王老师曾经说过:中国就象一条巨龙,龙头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昂首腾飞,龙身正在工业时代的旋涡里挣扎辗转,而龙尾却依然在农耕时代徘徊。即便是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这种现象也依然非常明显。


三十几年穿越了三个时代,走过了西方国家三百年的发展历程。在过去的100多年里,东西方经济学家们口诛笔伐,刀戈相向,人类所有的探索,不外乎是两件事情,第一,如何利用市场去释放每个人的潜能以推动经济的繁荣;第二,如何防止市场的过度自由带来社会的崩溃。小平同志说:社会主义可以有市场,资本主义也需要有计划。过去30年中,中国所坚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正是试图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


中国的崛起的第一个30年里,是解决温饱问题的本能发展,因此中国依靠鞋子袜子纽扣和彩电冰箱等等完成了野蛮生长,从羸弱积贫到长成了壮小伙,第二个30年应该是大佬成长记了,这个阶段的发展需要高科技产业、需要高附加值产业、需要战略新兴产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中国进入了供给侧改革时代。


大国崛起必有其背后的逻辑,文中提及的胚胎理论很有意义。从历史的发展观来看,三千年的农耕中国正是孕育大国崛起的胚胎,而近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经历过生产的巨痛后一朝分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