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
王志纲工作室
微信号:wzggzswx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
城市与区域
战略切忌门户之见:从林毅夫《吉林报告》惹争议谈起
路虎 2017-09-01


编者按:

国家提出东北振兴战略13年了,东北仍然塌陷。日前,林毅夫教授团队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发布,引起争议一片。


智纲智库上海中心总经理路虎,从东北走出来,在区域战略与企业战略咨询方面积累了近二十年的经验。路虎博士从一个战略咨询实践者的视角出发,撰文与大家探讨,应该以怎么样的理念与出发点进行区域战略的分析与咨询,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正   文


本人是吉林人,早年在高校从事区域战略研究,近二十年来在智纲智库从事区域与企业的战略咨询。离开东北多年,一直心系家乡,林毅夫《吉林报告》新鲜出炉,自然密切关注。本文从一个战略咨询师的视角,谈谈什么是制订战略的正确理念与出发点。



林毅夫《吉林报告》惹争议
Controversy


8月21日,由林毅夫教授领导的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发布了《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以下简称“《吉林报告》”)的征求意见稿。发布会上,省委书记出席,省及各区市主要领导悉数到场,林毅夫在致辞中说,“希望新结构经济学在吉林省的应用不仅能为该省的转型升级树下一个里程碑,也可以成为东北经济和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样板。”



次日,有媒体报道《东北经济怎么办?林毅夫给吉林开出一剂猛药》,披露了《吉林报告》的主要结论:


1、诊断结果是:第一轮振兴东北战略是错误的“赶超战略”,要振兴东北,必须实施“比较优势战略”。


2、吉林的比较优势战略是:“扬长补短”,轻工业短板必须补上,必须先充分发展纺织服装、家电与消费电子等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之后才可大力推进重工业。


3、如何补轻工业短板:承接沿海地区轻工业的产业转移如天津的电子信息、江苏的纺织服装等。


4、吉林应重点发展五个万亿级产业集群:大农业、大健康、现代轻纺、现代装备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与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


此报道甫一发布,遭到强烈质疑。《吉林报告》课题执行负责人付才辉做出回应,并公布了长达437页的报告全文及PPT稿,结果质疑之声更甚。


首先是贴近市场一线的机构专家的猛烈炮轰。


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连续发文怒怼:


《林毅夫要把吉林带到坑里?东北发展该发挥比较优势还是补短板?》、《再致东北:靠补贴生造轻纺等产业园将贻害百年》、《振兴东北不是扶贫,是要重振东北雄风》。


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近距离接触过林毅夫团队的中信证券研究员简练在知乎(Lian JIAN)发表评论:


《如何看待林毅夫就东北经济给吉林省开出的“药方”?》,逐条驳斥了林毅夫团队为吉林开出的承接轻工业转移的“药方”,认为林毅夫比较优势理论存在重大误区。


学术界则从理论的角度提出各种质疑。


中国人民大学张可云教授从区域经济学角度,发表《新结构经济学适用于分析老工业基地问题吗?》:


认为林毅夫的理论不适用于东北老工业基地,对东北问题的把脉也不准。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教授认为:


学者只应进行原则性的理论指导,不应给出具体的产业政策建议,因为学者没有市场一线人士更了解具体情况。


在田国强等自由派经济学家看来,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及其自我标榜的“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思潮”(第一波是结构主义政府干预,第二波是华盛顿共识自由放任,第三波是以林为代表的既要比较优势又要产业政策),本质上还是走政府干预的老路。


媒体界、企业界及广大公众亦纷纷参与这场大讨论,一时众议滔滔。


客观地说,《吉林报告》耗时一年,下了很大功夫,做了不少有价值的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启发的分析角度,也点燃了各界人士对东北问题的关注与思考。抛开那些过于情绪化的攻击,必要的争鸣其实是好事,也应该为吉林省高层善用外脑集思广益谋发展点赞。


那么,《吉林报告》为何引起如此强烈的争议呢?



战略切忌门户之见

Strategy 



《吉林报告》之所以引起如此强烈的争议,表面上看,是其理论方法与“药方”的见仁见智之争,深层次的问题则是: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理念和出发点来制订区域战略?


区域战略的制订,是一个全局性的系统工程,要综合考察政治、经济、社会、历史、文化、科技等多种因素,需要跨学科跨专业进行系统集成,不能固守某个学科、专业或学派的门户之见。而林毅夫《吉林报告》惹争议的根源,即在于其固守新结构经济学的门户之见。


如果说战略是一头大象,那么,单纯以一个学科、一个专业或一个学派为出发点来制订战略,往往是盲人摸象。


任何战略的制订者都难免带有一定的局限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颇之处,谁都不能做到完美无缺。但是,作为战略制订者,必须有正确理念与出发点,首先要抛开学派的门户之见。


制订区域战略,是一项实际的咨询工作,而非学术研究活动。咨询是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学术研究则注重理论建树与逻辑自洽



为了解决实际问题,哪管什么学科、专业或学派,只要能有利于分析和解决问题,拿来为我所用便是,其最终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总结或验证某种理论或模型。学术研究则习惯于以某种理论为研究出发点,比如新结构经济学派、比较优势理论、GIFF法(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法),等等。


“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如果作为单纯从学术研究,比如作为一篇博士论文(《新结构经济学在区域经济结构转型中的应用——以吉林省为例》),那么,林毅夫团队的研究成果当然是无可厚非的。


然而,《吉林报告》不是单纯的学术研究行为,而是为地方政府正式提供的可资决策参考的战略咨询方案。这正是其饱受质疑的根源之所在。


当然,有人会说,“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并不是“振兴吉林战略研究”,只相当于后者的一个专项嘛,所以这是一个专业问题而非战略全局问题,林毅夫团队以新结构经济学理论为出发点似乎并无不妥。


事实并非如此。“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本身,已经是一个关乎区域全局的综合性命题,是典型的战略型课题。


在咨询行业内部,有“信息咨询——专业咨询——战略咨询”之分。这是一个金字塔结构:金字塔底座是信息咨询,如市场调研机构、数据信息公司等;金字塔中间是专业咨询,这是咨询业的主体,包括工程咨询、技术咨询、设计咨询、IT咨询、管理咨询、营销咨询等;金字塔尖是战略咨询数量不到百分之一,其特点专门是解决综合性全局性的重大决策问题


当然,以上划分也不是绝对的。比如美国兰德公司,以战略咨询著称,其实同时也做一部分专业咨询。不过,既然是战略咨询机构,还是要和一般意义上的专业咨询机构有明显差异。专业咨询注重专家,强调隔行如隔山,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而战略咨询则更依赖复合型人才即“通才”,不然无法解决综合性全局性的重大决策问题。



智纲智库创始人王志纲先生有一句很形象的话,流传得很广,话糙理不糙:什么是专家?专家就是深刻的片面;什么是领导?领导就是浅薄的全面。我们做战略咨询,就是去掉专家的片面,取其深刻,去掉领导的浅薄,取其全面。”


做战略咨询,最忌固守门户之见。如果以权威专家自居,不能海纳百川、融会贯通,则将固步自封。


2012年,“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教授创立的战略咨询公司摩立特申请破产,出售给德勤公司。一个以竞争战略为生的公司,经营30年后居然落此下场,颇具讽刺意味和警示意义。摩立特破产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点也是共识的,那就是它未能与时俱进。迈克尔·波特是哈佛大学著名教授,以“五力模型”、“三种战略”、“价值链理论”、“产业集群理论”、“钻石理论”等著称于世。然而,哪怕是全球第一战略权威所创立的咨询公司,也必须与时俱进。


对于战略制订者来说,最大挑战就是,能不能放下“小我”,超越帮派之争与门户之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战略课题,一切为了更好地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


所有的战略都是一种假设。制订的战略有问题,要么是假设不对,需要更换假设,要么是所用的理论或模型不对,需要更适合的分析工具。哪怕这种工具曾经是自己所在机构或所支持的学派一直引以为傲的看家“套路”,不适合也得换。



不管是波特钻石理论,还是麦肯锡7S模型、波士顿矩阵,还是特劳特定位理论,越是被追捧,就越有可能成为演化为僵化的套路和模板,沦为那些生意上顺风顺水的咨询公司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作业方式。那些高大上的套路和模板,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也易于培训和复制,然而,其实质是一种偷懒行为,是路径依赖,是慢性自杀。


全球顶尖的战略智库兰德公司,一直致力于摆脱门户之见,其思想与研究方法是开放的,兼容并包的。兰德不断总结研究方法与模型,也不断自我扬弃。兰德公司的研究理念是:“兰德公司的所有研究都面临着一个挑战,那就是既要在科学上站得住脚,又要政策上做到可行而有效。兰德公司的研究试图通过公平对待、准确描述和权衡利弊的方式,在相互竞争的立场之间取得平衡”,“对于分析师而言,研究结果具有科学价值,丰富了已知知识。研究结果可能会揭示研究方法的局限性或表明适用范围,也可能指出某个理论的可信度增加,或者需要改进,甚或是完全不成立。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说的好:“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的权威就是成就。”我们把德鲁克这段话里的“管理”二字替换成“战略”,也是十分贴切:


战略的本质是一种实践,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


谨以此,与各位战略同路人共勉之。